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声音” > 正文

【夜读】别在最美的年纪,辜负了最好的自己

有一段时间,就连码字这一件事情,都不能让我安心。

当我写不出稿子的时候,我就埋怨手上的旧电脑,笨笨的、重重的、黑黑的,怎么可能写出好东西?老公不吭声,买了一台白白嫩嫩的新电脑给我。

问题又来了,总是觉得周围有人来来往往,没法安静下来。我想找一个有情调的咖啡馆,人群不嘈杂、灯光柔和温暖的那种,这样配上我美丽的新电脑,灵感就该妥妥的了。

咖啡馆好找,很快我就开启了晚出凌晨归的穿梭模式。可是问题又来了,音乐的声音太大,去得晚了,拐角的那张软沙发就会被别人占上,柜台榨水果的声音尖锐无比,我觉得,一切都找不到北。

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家中。我把老公孩子赶出家门,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大好时光来了,我终于可以安心写了吧?

可是,我一会儿在厨房里转转,觉得午饭要提前从冰箱里拿出来;一会儿在洗手间里转一圈,看到儿子的臭袜子又没有自己洗;突然想起来阿姨说今天来,要打电话确认一下……

我梦想中的一个安静的、宽大的、可容纳自己的空间就在眼前,可我期待中的思如泉涌却一点也没出现。

2

在一次公益活动上,主持人发给我们一张纸条,要求我们按顺序填写答案:

你现在最想要/最不想要/最担心/最关心的是什么?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了,那么会怎么样?

然后呢?然后层层递进,一共有5个问题。

同组的一位男士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斯文有礼,就是看起来不太开心。他对问题的回答是:目前单位内部轮岗,要换工作地方。旧岗位已经干了15年,得心应手,担心环境变了,到新岗位无法适应。一旦无法适应,就可能考核不合格,就可能要下岗。家里就他一个人工作,女儿上大学的生活费就没法保障。女儿生活得不好,老婆肯定也不满意,说不定在家里他也得下岗。单位和家里都下岗,他的一辈子就毁了。

我好奇地问他的职业,他说,是厨师,从分公司食堂调到总部食堂,火炉不同了,锅也不同了,同事们的口味可能也不同,担心干不好啊。

这算什么事儿呢?可看着他情真意切的焦灼,听起来逻辑严密的自证,又觉得这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的递进效应不无道理。

其实,所有关于未来的焦虑,不都是像这个哥们儿的火炉和锅吗?这俯首即是的鸡毛蒜皮,让我们心神不宁。

可当关于未来的期盼真的到来,兑现为现在,会不会就像我当初的新电脑、有音乐的咖啡馆和一个人待着的空屋子一样呢?——想象中的最好的条件都已具备,但想象中最佳的效应根本没发生。

就像那个笑话,小明在菜市场捡了一捆芹菜,仔细一想,有芹菜就要买肉,买了肉就要有厨房,厨房有了,那就必须要个媳妇来做。有个媳妇就肯定有丈母娘,你要想娶她姑娘,她就必须要开条件了,要房,要钱,要车,仔细想想,赶紧把芹菜扔了,哎呀太吓人了。

那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其实已和事情本身无关,是自己给自己设置的障碍。问题本身会一个一个接着到来,回避不了,唯有改变对待问题的态度,学会接纳和改善。

3

一天,脑洞不开、肩颈板结的我,到游乐场找放松。我坐上云霄飞车,闭着眼睛听隔壁座位一路的尖叫声。我又坐上了一个叫瞭望塔的东西,两只脚荡在空中。

恐高的我怕得要死,主持人说,怕和担心,那只是一个念头。

不敢向意中人表白的人,有这样几个念头:说出来对方会不会拒绝?朋友们会不会笑话?我以后会不会没脸见人?

恐婚的人,也有这样几个念头:公婆会不会很难相处?七大姑八大姨会不会很难缠?过年到底去他家还是回我家?

哪怕就是想给别人打个电话,你也在考虑啊纠结啊:对方会不会很忙?会怎么说呢?就这样打过去会不会太唐突了?

念头不是事实,却影响着你的动作和方向。情话真的说了,婚真的结了,电话真的打了,其实一切都还在正常运转。

当你真正坐在云霄飞车上,安全带已经扣好,指令已经发出,你不得不接受、不得不面对恐惧这个念头。戳穿这个念头,你和事实的真相终于见面,才发现其实没那么可怕,可能还会给你惊喜。

已经来的不过如此,没有来的不必害怕。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对的,但人常远虑,就时有近忧,你甚至过不好每一个现在。

你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活在当下。别给自己设限,你可以尽情享受每一个现在。如果你懂了这个道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实践吧。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