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声音” > 正文

中国是农耕第一国,为何造不好一把像样的犁?

640

编者按

农业现代化,从造好每把犁、育好每粒种开始

“你就免费(用国产犁)给翻(地),老百姓都不让。”因为国产犁质量不过关,东北一些农民宁可高出十多倍的钱买进口犁,也不愿意使用国产犁。这给我们农业现代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了生动的一课。

作为一个用犁大国,农民弃“国犁”而追捧“洋犁”,跟国人千里迢迢跑到日本抢购马桶盖一样令人尴尬,而这也是方方面面的国货需要加紧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缩影。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题,正是抓住了牛鼻子,也是生产企业、科研机构、农业部门力争上游的难得机遇。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业现代化并不神秘,“现代化”隐藏在每项农业技术、每台农机、每件农具、每粒种子、每个农产品中;而这些具体而微的短板,就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着力点。将每件农具、每一把“铁犁”造牢造靓,农民都喜欢用了;每种农产品、每瓶“牛奶”做精做好,国民都抢着买了,我们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成功了,我们的农业也就现代化了。

新华每日电讯将持续关注每一个实实在在的具体进步,深入追踪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

为何农民“宁可多花十倍钱,也要买进口犁”

“洋犁”牛在哪里?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 陈国军、管建涛

一处、两处、三处……秸秆焚烧的熊熊大火映红了黑土地的上空。环保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东北地区秸秆焚烧火点位居全国前列。与不少农民将秸秆一烧了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北一些合作社把秸秆视为“宝贝”,将其秸秆还田,深翻入地。而引人注目的是,深翻耕地的“神器”是一把把颜色鲜艳的“进口犁”。

一把“进口犁”的价格是国产犁的10多倍!

为什么很多合作社要弃用国产犁,不惜重金购进昂贵的“进口犁”?“洋铁犁”走红的背后揭示出什么问题?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1、“不是非要用进口犁,而是国产犁效果差”

刚刚下过一场小雪,地里还有点湿,但这并没有影响210马力拖拉机,带着德国五铧翻转犁进地作业。秋收结束后,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就开始秸秆还田作业,为来年春播做准备。这个合作社耕种土地达数千亩。

“你就免费给翻,老百姓都不让”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驱车来到东官镇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数十米长的车库在院内格外显眼,两台进口的五铧翻转犁并列排放,雨淋不着、光晒不到。一红,一蓝,颜色鲜艳,一点也不像传统农具那样“灰头土脸”。

带记者来到车库的合作社农机队队长关文东说,耕作效果不好的国产五铧翻转犁已被淘汰,“早都被移出车库了”。如今的整地主力是德国制造的五铧翻转犁。

640

在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德国制造的五铧翻转犁摆放在库房里。管建涛摄

与进口犁“居住”在“暖库”相比,国产犁的“境遇”就差多了。在东官镇东富村一处房屋墙根下,记者见到了被合作社弃用的国产五铧翻转犁。

旁边是一些废旧的铁丝架,由于没有遮盖物,国产犁早被风吹雨淋,犁体表面锈迹斑斑,几个犁铧的尖儿都损坏了。而这款犁目前还被一些种地较少的农民使用。

640

在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东富村墙角处,锈迹斑斑的国产五铧翻转犁。管建涛摄

“洋铁犁”受合作社热捧的情况很普遍。绥化市北林区是全国粮食主产县区,当地新型经营主体2016年购买了10多台德国制造的五铧翻转犁,主要用于秸秆还田。

为啥不用国产犁?面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的疑惑,北林区副区长张英孝一脸无奈地说,不是非要买进口犁,而是之前买的国产五铧犁都不行,秸秆还田效果不好,达不到黑土地保护项目要求的秸秆还田30厘米要求,容易影响第二年种地,“你就免费给翻,老百姓都不让”。

“后来组建合作社,进口犁都成了标配”

“去年我们用了这种德国翻转犁后,在当地引起轰动性效应了,附近农民都来看。”谈起一款进口翻转犁,黑龙江省逊克县奇克镇山河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夏忠辉忍不住地称赞,“之后我们这里组建合作社,这个进口犁都成了标配。”

实际上,国产犁的价格优势很大。一个国产犁具企业负责人举例,每台德国雷肯五铧翻转犁市场价在25万元左右,而国产的五铧翻转犁每台只有1.5万元左右,很多同类型犁多在一两万元到五六万元不等。

哪怕价格高于国内同类犁十多倍,一些经营土地面积大的新型经营主体也愿意买进口翻转犁。相对于“洋犁”,国产犁的价格优势并没有产生太大的竞争优势。

在一些地区的犁具市场,国产犁越来越萎靡不振,呈现“国”退“洋”进态势。河北保定双鹰农机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专业犁具制造企业,拥有几十年历史。总经理郭树森说,3年前公司在黑龙江年销售额达1000多万元,如今降了好几成。

辽宁现代农业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墨林也说,最近几年公司在黑龙江的市场份额降低了近一半。

黑龙江瑞丰盈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一种德国五铧翻转犁的经销权。区域经理孙军发说,这种翻转犁的配件都是从德国进口,然后在青岛组装完成。

如今在翻转犁市场上,进口五铧翻转犁市场占有率在逐步提高。特别是在土地规模化经营程度较高的地区,“洋犁”已开始唱“主角”。

中国农业机械化研究院研究员杨学军举例,在黑龙江、新疆等我国重要粮棉产区的高端犁具市场,从德国、法国、美国等国家进口的犁具越来越多。不仅犁具,动力机械的遭遇也类似。

在东官镇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农机具库房里,几台国产播种机虽然外观崭新,但已经被“弃用”了。关文东说,“买回来后没用几次,机器下籽不均匀,容易卡籽。”

逊克县奇克镇山河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的农机具总价在500万元左右,但80%都是进口农机具。夏忠辉说,合作社刚成立时还有不少国产农机具,大都因为效果不好,用着用着就淘汰了,换成了进口农机具。

640

来源:德国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网站

2、国产犁“样样差了点”,到底差在哪?

无论是图片还是实物对比,从外形、构造、设计、功能等方面看,进口五铧翻转犁和国产犁并没有明显区别。但来自合作社、进口犁具销售公司、国产犁生产企业、行业专家等群体的反馈显示,一些国产五铧翻转犁与进口犁在使用上有很大差别,基本上是“翻扣效果、深度、效率、使用寿命,样样差了点”。

“国产犁比进口犁反而‘水土不服’”

关于国产犁和进口犁的差别,黑龙江省桦川县昌盛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王延龙很有发言权,因为他的合作社都用过这两类犁。

“从翻扣效果上看,之前用的国产五铧犁,秸秆只能翻转一部分,翻完后地上还有不少白花花的秸秆。”王延龙说,使用德国五铧翻转犁,能把秸秆180度翻转到土下面,地上几乎一点秸秆都看不到,翻完后地上是黝黑的黑土,翻转深度也够。

“如果翻转秸秆深度不够,特别是达不到30厘米,第二年播种时候,就容易把地下的秸秆勾出来,种子可能播到秸秆上,那就没法种地了。”王延龙说。

在适应性上也有差别。“地里稍微湿一点,咱们的国产五铧翻转犁就干不了活了,容易卡塞,进口犁却能照样干活。”一些种粮大户说,一年中用犁具的时间是有限的,特别是在北方一些地区,秋收后没几天就上冻了,耽误几天就可能错过时机了。相比进口五铧翻转犁,咱们国产犁反而“水土不服”。

“用了两年进口犁,连个螺丝都没换过”

对很多农民来说,一个农机具的好坏,除了使用效果外,还有是否坚固耐用,别“关键时刻掉链子”,误了农时。

在耐用性上,一些德产五铧翻转犁优势很明显。在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的车库里,关文东对一把进口犁不停地称赞,“用两年了,连个螺丝都没换过。”

“你看这螺丝外表没啥区别,实际上都是防‘退扣’的。”关文东手指着犁体上不起眼的螺丝说,经过特殊处理后,不管你犁体怎么在地里颠簸,一般不会出现一些国产犁“用时间长了螺丝就会松”的情况。“别说用坏了,就连一点锈迹都没有。”

相比之下,国产翻转犁的质量差了一些。最近几年,东官镇东富村拖拉机手荣雷用的都是国产犁。他指着自己家院外的国产翻转犁说:“一年干活时间也就十多天,这期间就得换好几个犁铧。虽然一个犁铧30多块钱,不算多,但耽误事啊。”

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这台国产翻转犁已经被打了多块“补丁”,就连犁体的主梁都曾断过,“虽然后来又重新焊接加固了,但也不敢太吃劲。”相比进口的五铧翻转犁,很多国产五铧翻转犁在犁铧、犁架等方面都有差距。

“一吃劲,国产犁具就容易拉开焊。”一些专家介绍,国产农机具一般8年报废,不少进口农机具用15年左右都没有问题,“虽然贵点,但用的时间长。”

耐用同时还能轻便、高效,这让很多农民惊叹。“德国犁,拉着轻巧,干活快,还省油。”荣雷说,进口犁干得快,油耗也低。国产犁架子重、油耗高,深翻一亩地,油钱得比进口犁贵一块钱,相当于油费多支出十分之一。

640

来源:德国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网站

3、同样是耕地的铁犁,为何差距这么大?

中国农业机械化研究院研究员杨学军、辽宁现代农业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墨林、黑龙江瑞丰盈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康可新等犁具研究、生产和销售人士认为,造成国内外五铧翻转犁具很大差距的主要原因在原料采用、工艺水平、科技创新等方面。

“除了原料差距外,还有工艺差距”

赵墨林、郭树森等农具生产厂家负责人介绍,国内外犁具差距明显的首要原因就是材料上的差别。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德国雷肯农具在国内的组装、销售等业务。

公司经理赵鹏介绍,德国雷肯翻转犁使用的钢材强度好、重量小、耐磨损。使用高强度钢材还能在保证翻转犁整体强度足够的前提下,做到重量小、阻力小,拖拉机挂载才轻便快捷。

“国内制造五铧翻转犁用的钢材多是普通钢材,这直接决定了犁具的硬度、强度都差一些。”一国内犁具企业负责人说。

“类似国外犁具用的钢材,在国内很难买到。”一些国内犁具生产厂商介绍,国内很少有钢企生产这种优质钢材。即便一些钢厂能制造出来,也不乐意供应,因为国内犁具企业大都规模较小,采购量不大,“较有名的厂子一年才生产几千台犁。”

使用效果和耐用性上的差距,除了原料钢材外,还有工艺。德国工业化分工比较精细,钢材采购也方便,这让国产犁在起步阶段就落后了。

以焊接为例,德国翻转犁的很多焊接工作都由机器人完成,现代化程度较高。国外有的犁具厂子也不大,但工业水平高,专业化程度高,精细化水平高。国外一个农机企业也有200多年的积淀。相比而言,国内很多犁具企业不仅工业水平相对比较落后,更缺少这种传承和积累。

“简单说,中国犁具与德国犁具的区别,就是德国轿车与和国产轿车的区别。”赵鹏认为。

“国内犁具行业科技创新太弱了”

科技是很多进口犁具企业的强大支撑。赵鹏说,公司有一项技术,可以方便调整首铧幅宽,消除拖拉机的侧牵引力,保证拖拉机不跑偏,从而达到节省燃油、方便驾驶的效果。

一个小的科技创新往往能解决一个大问题,比如五铧翻转犁上的“保险丝”。一家进口农具企业负责人说,该公司制造的翻转犁体都有一个“剪切”螺栓。这个螺栓类似一个保险丝,如果犁体耕作的时候遇到石块或者其他硬物等较大阻力,这个“剪切”螺栓就会断掉,以保护犁铧不受损。只要更换一个螺栓就可以继续工作,非常简便。

相比国外犁具中的科技含量,国内就差了不少。杨学军进一步指出,当前一些小型犁具企业缺乏技术含量,新产品的研发与发展以模仿为主,有的向进口犁具抄袭严重。但大都抄到了外观,抄不到精髓。他们的客户群体仍是那些传统小农经营的农民,产品多是适合小马力拖拉机使用的犁具。

专家认为,一些小企业没有充分发掘市场潜力,而是盲目跟风,无序低价竞争,也间接影响产品质量。

“国内犁具行业的重大科研立项近年特别少。”从事犁具行业研究多年的杨学军说,“九五”之后几乎就没有关于犁具方面的重大科研项目,我国犁具科研和国外犁具科研的差距在逐渐拉大。大型农机企业不愿涉足犁具行业,也是重要原因。

郭树森等业内人士介绍,当前国内犁具行业缺乏领军企业,国内一些大型农机企业的产品大都以动力机械为主,很少注意开拓犁具市场,战略思维上还没跟上现代农业发展的市场要求。这直接导致国内犁具行业的科研、技术、工艺水平等与国际相比有较大差距。

640

来源:德国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网站

4、“该建立我国独立的犁具工业体系了”

专家认为,现代农业不仅仅是指拖拉机和收割机,这只代表了田间作业机械,还有配套的农具。但当前,农具品种不适应农业生产和拖拉机发展的要求、国产农具与进口拖拉机不协调等比比皆是。

“农业机械不像普通汽车,如果没有配套的犁具,再好的机械也会趴窝。”一位农机专家举例,我国应用了很多日本的水稻插秧机“久保田”,日本地震时一些关键配件不能及时供应,就影响了当时的农业生产。

过度依赖进口农具,可能会对农业生产造成影响。类似的事例不少,这从侧面说明农业机械具有特殊的战略物资属性,应减少对进口犁具的依赖。一些农机专家介绍,一个国家要有自己的农机制造业体系,保证农业生产需要,这样就等于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国家粮食安全。

“应改变重农机轻农具的观念”

赵墨林说,当前国内很多犁具都是针对小马力拖拉机生产的,不少犁具无法适应高速大农机,所以才有“把犁具拉散架”的情况出现。必须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逐步调整目标客户群体,加快组建我国独立的犁具工业体系。

一些农机研究专家认为,在我国农业机械中,动力机械正处于中端向高端发展的阶段,但非动力机械——犁具还处在初级向中端过渡阶段。

应该改变当前生产和科研中重农机、轻农具的观念,加快国家重大课题的科研立项,加大犁具行业布局,组建大型犁具企业,满足高端犁具需求。

一方面鼓励农机龙头企业跨行业整合犁具企业,研发和生产现代犁具;另一方面鼓励钢铁企业加强优质钢材的研发和生产,逐步解决因采购量小导致的优质钢材难买、价高问题。

一些专家还认为,“洋犁具”走俏的背后,是我国农具产业还跟不上动力机械的脚步。2015年我国农机工业实现总产值4500亿元左右,市场潜力巨大。但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农业装备作业质量、效率、精准度不高,需要来一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延伸阅读

这把“德国犁”在中国销售额为何8年增8倍

德国“隐形冠军”雷肯农机厂探秘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胡小兵、沈忠浩

尽管价格十倍于国产犁,但德国雷肯公司生产的翻转犁在我国东北地区深受农民欢迎,尤其在秸秆还田过程中表现出优越的性能。近日,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实地走访位于德国西部小镇Alpen的雷肯公司总部。

从零部件锻压与焊接,到阴极电泳涂装,再到总装,记者看到雷肯公司偌大的厂区内,各车间、各工种配合得井然有序。

相比大众、奔驰等德国汽车工业的生产线,雷肯公司的农机生产线智能化程度不高,但产品的多样性很强、个性化突出,涵盖土壤耕整地机械、播种机械和植保机械,犁具是土壤耕整地机械中最主要的产品。

雷肯公司首席执行官冯德莱(Anthony van der Ley)对记者表示,雷肯公司年产农业机械约1.5万台,出口率69%,“中国市场上,翻转犁卖得最好。”

“在设计、用材和质量上,拥有200多年发展史的‘雷肯犁’有着独特的竞争力,不怕其他农机生产企业仿造。”冯德莱自信地说。

640

来源:德国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网站

百年传承的用料和工艺

雷肯公司所在的Alpen小镇距鲁尔区主要工业城市杜伊斯堡30余公里,而鲁尔区是德国历史上最主要的钢铁生产基地,坐落着包括蒂森克虏伯在内的诸多钢铁企业。农机生产需要大量的优质钢材,仅就这点来说,雷肯公司已经占据了“地利”。

在雷肯公司出口部经理魏斯曼的陪同下,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走进零部件锻压车间,略显嘈杂的环境中,工人们紧张地忙碌着,几辆叉车往来穿梭,运送着各种钢材原料或加工成品。

记者注意到,车间内仅有个别打磨、焊接工位采用了机器人,而大多数工位都有人的参与。上件、按钮、观察、取件……工人们操作大型数控机床颇为熟练。

魏斯曼告诉记者,由于耕作环境各异,农机的零部件各式各样,偏向于个性化生产,因此不能简单进行批量生产。在对钢材的加工上,雷肯拥有自己独到的工艺,使得零部件的硬度和表面光滑度得到保证,从而保证农机的质量和使用寿命。

在一座颇显复古的车间内,记者看到斑驳的墙面上保留着雷肯公司的获奖纪录。魏斯曼介绍说,该车间建造于上世纪30年代。虽然雷肯公司不断扩建新的厂房,但这座老车间依然在使用,代表着传承。

翻开雷肯公司的历史,我们了解到,这个家族企业始建于1780年,现已传至第七代。目前员工1295人,年销售额达3亿多欧元。参观当天,记者在工厂里碰巧遇见第六代传人维克多·雷肯,一身棕色西服配上领带,显得精神矍铄。

尽管已经交棒给女儿尼古拉·雷肯,76岁高龄的维克多·雷肯至今仍有到公司“上班”的习惯,喜欢与前来公司参观的农民、经销商交谈,其中许多都是他的老朋友。

谈及用料与工艺,具体负责公司经营管理的冯德莱对记者说,虽然雷肯公司已在印度建立生产基地,并在俄罗斯和中国青岛设有总装厂,但雷肯农机的大部分零部件依然原产自德国。他表示,“就中国来说,我们迄今没有找到合适的钢材供应商。”

魏斯曼说:“我们使用的钢材主要来自德国和卢森堡钢厂,我们对钢材的规格要求很高,但需求量不大。”

640

来源:德国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网站

坚守质量与创新

一直以来,雷肯公司生产的农机清一色的采用“天蓝色”。记者在采用阴极电泳涂装工艺的涂装车间看到,大型吊装机首先将冲压成型的零部件沉入一个大水池,以去除钢材表面的油脂;后将钢材部件吊起沉入另一个水池,进行去盐化处理;再用清水洗净表面后,将其沉入天蓝色电泳涂料中;最后送入烘干炉。

魏斯曼说,一丝不苟地执行生产流程,并且不断精益求精,才能确保产品的质量。

不过,在冯德莱看来,质量只占成功要素的20%,更多地需要依靠创新,只有坚持创新,才不怕被仿造。他形象地说,“别人可以模仿抄袭保时捷汽车的外形,如果到高速公路上,真的保时捷每小时能跑300公里,假冒的保时捷肯定要散架。”

除了严守质量,雷肯公司还在不断的创新中追求焕发新的生命力。魏斯曼说,雷肯公司目前的研发人员数量占10%左右,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约占销售额的5%,在同类企业中处于较高水平。他指着厂区内的一座白楼对记者说:“那里是新建的研发中心,是雷肯公司成功的秘诀所在,我也无权进入。”

就翻转犁来说,一些雷肯公司专有的创新设计使犁具的使用效率大大提升。魏斯曼为记者现场展示了Optiquick调整装置,该装置是雷肯公司的专利,使得首铧耕幅、拖拉机与翻转犁的牵引线能够快速调整,从而保证翻转犁工作顺畅。

640

来源:德国雷肯农业机械(青岛)有限公司网站

以开放的个性化生产拓展市场

就在记者探访雷肯公司的过程中,陆续来了多个参观团组。魏斯曼说,雷肯工厂欢迎参观,每年公司接待的参观人数不下5000人。其中不乏耕作一线的农民。“他们在参观中与我们交流,提出改进需求,有利于双方建立信任。”

正是基于开放的交流,雷肯的农机生产得以不断追求个性化的生产道路。针对不同的土壤环境和天气条件,雷肯推出了不同大小和型号的农机,帮助农民在自己的耕地上提高耕作效率。

2009年,雷肯农机开始销往中国。冯德莱说,雷肯农机在中国市场发展迅猛。“截至2016年,雷肯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了8倍。中国广阔的市场具有无限发展潜力。”同时,冯德莱表示,目前尚无在中国进一步的扩大投资和生产计划。

不追求大而全,而是在细分市场上坚持走农机生产专业化、差异化之路,是雷肯公司历经200多年而不衰的重要法宝。冯德莱总结道,“只有懂得农业的人,才能生产出高品质的农具。”

评论

“洋铁犁”走红是一堂供给侧改革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渠宏卿

近期,东北黑土地上的一件“奇事”引起了记者的关注。在秸秆还田整理土地的过程中,价格便宜的国产铁犁被很多农民朋友弃置一旁,而价格贵了10多倍的进口“洋铁犁”却倍受青睐,甚至在有的地方,“你就免费(用国产犁)给翻(地),老百姓都不让”。

“奇事”的背后,老百姓心里自有一笔账。

虽然从外形、构造、设计、功能等方面,进口犁和国产犁并没有明显区别,但是我国一些犁具企业在产品研发时惯于模仿和抄袭,虽能学得了外观,但却抄不到精髓。

看似没有明显区别,但部分国产犁进了大田地就露出了原形——“翻扣效果、深度、效率、使用寿命等方面,样样差了点”。就是“这么点”差距,有的进口犁“用了两年,连个螺丝都没换过”,有的国产犁“不但被打过多个补丁,就连犁的主梁都曾断过,后来重新焊接加固”。于是乎,“洋铁犁”就是能在黑土地里冲锋陷阵,“国产犁”却遭遇水土不服,不得不遗弃在墙根等犄角旮旯风吹雨淋。

都知道东北秋天冷得早,留给农民整地备耕的时间短,关键时刻掉链子,耽误农时谁能受得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把“洋铁犁”,由于翻得深翻得透,能完全把秸秆翻扣在土里沤成肥,从而“顺道”解决了农民乱焚烧秸秆的老大难问题。

如此看来,高价“洋铁犁”走红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业内人士指出,在原料采用、工艺水平、科技创新、历史传承等很多方面,国产犁与进口犁相比都存在很大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发展程度、技术水平上,有时还是一种发展理念的差距。

国内一些小型农机企业缺乏现代农业发展的长远眼光,盲目跟风模仿,无序低价竞争,开发的产品看似价格优势很大,但质量太水,在市场上生生干不过价格昂贵的进口货;与此同时,一些国内大型农机企业的产品大都以动力机械为主,很少注意犁具等“小玩意”,战略思维上也没有跟上现代农业发展的市场要求。

于是乎,在翻转犁市场,“国犁”退“洋犁”进的现象比比皆是,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在土地规模化经营程度较高的地区,“进口犁”已开始唱“主角”。

作为一个用犁大国,农民弃“国犁”而追捧“洋犁”,跟国人千里迢迢跑到日本抢购马桶盖一样令人尴尬,而这也正是很多国货需要加紧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缩影。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题,正是抓住了牛鼻子,也是生产企业、科研机构、农业部门力争上游的难得机遇。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业现代化并不神秘,“现代化”隐藏在每项农业技术、每台农机、每件农具、每粒种子、每个农产品中;而这些具体而微的短板,就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着力点。将每件农具、每一把“铁犁”造牢造靓,农民都喜欢用了;将每个农产品、每瓶“牛奶”做精做好,国民都抢着买了,我们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成功了,我们的农业也就现代化了。©

640

来源:2月22日《新华每日电讯》特别报道

责任编辑:皇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