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舰队 > 公众“号声音” > 正文

进步,体现在“每一人的生活中”

640.webp

年终报道 · 编者按

进步,体现在“每一人的生活中”

大新闻大事件大历史,无论多么宏大,最终都会落脚在一个个“小”地方、一个个“小”群体,直到一个个“小”个体。

2016岁末,我们想换个角度、换种方式来回望这一年。记者分赴8个点调研——处在“一带一路”重要节点上的阿拉山口,爬坡过坎的资源枯竭型城市阜新,扶贫攻坚的广西都安,被一辆小自行车“改变”了的大上海,分享中国航天发展红利的海南文昌,京津冀协同背景下的环京小城固安,10年没有盗猎枪声的可可西里,被红色记忆再次激活的大渡河畔小镇安顺场——尝试以小见大、以点观面。

以“走转改”进行年终报道,我们力图让年终报道不只是回顾、盘点,力图让年终报道也有现场感。

新闻永远有现场,新闻人应该一直在现场。我们的8篇报道,都是到现场一字一句采撷的“带露珠”“冒热气”故事。这些故事的全部意义在于:地理坐标是中国发展最鲜活的注脚,中国的进步就体现在“每一人的生活中”。

为让大家更方便地阅读新华每日电讯精心策划的8篇年终报道,我们专门为大家提供了快速访问链接。以下文章,点击版面图,即可查阅详细报道。

1、在边城阿拉山口触摸“一带一路”节拍

640.webp (1)

阿拉山口是座小城。小到当地人推荐餐馆出奇地一致——高豪的大盘鸡,或者马老三拌面。论大小陈设,两家当地鼎鼎大名的餐馆与大城市里街角的兰州拉面馆或者川味小吃相差无几。

阿拉山口是座不小的城。论面积,成立4年的县级市,总共1204平方公里,快赶上北京市城六区之和。

只是对大多数山口人,1204平方公里不过是书本上的数字——大多数当地人的工作生活,只集中在南起精河街北至博乐街,4个红绿灯,直线距离2公里的区域内。贯穿全城、直通国门的友好路,从南到北,全长也只有7公里。

如果不算铁路东边,2014年6月才正式封关运营的综合保税区,城市的东西距离更短。从阿拉山口站到最西边的市政府,仅1.5公里。

2、在“资源枯竭”城市阜新感应转型振兴脉动

640.webp (2)

“有这份工作,我很知足了。”从国有煤矿干部转身成为民企流水线上的工人,35岁的王军面对记者,诚恳地强调他很“感恩”。

在这座城市,这般“非华丽转身”的劳动者,远远不止一个王军。

这是一座资源型城市,这是一座因煤而兴,煤却基本采光了的城市。而且,这座城市地处经济低迷的东北;而且,这里“残存”的一点煤炭开采业,在2016年,又被去了930万吨的产能,分流职工2.8万人,王军便是其中之一。

这座叫阜新的城市,2001年12月28日,被国务院正式认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随后那几年,被“资源枯竭”吸引来的一些媒体,对这座城市产生过异乎寻常的报道热情,“阜新煤竭城衰”的消息不胫而走。

然而,阜新转型15周年之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发现,真实的阜新其实是这样的:煤虽真竭,城并未衰。

3、在瑶乡都安体味搬迁扶贫的纠结与决绝

640.webp (3)

2016年,农妇唐美月最大的愿望是搬出这茫茫的大山去。毕竟,儿子结婚两年,儿媳至今没到婆家看看。这让唐美月心里扎了一根刺。

唐美月的家在广西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菁盛乡文华村弄勒屯。大山很高,弄勒屯很穷。一座座碧绿葱葱的大山把弄勒屯围得像一个巨大的“漏斗”。唐美月和几户邻居的房子,散落在“漏斗”底端一片玉米地上。

2年前,在城里打工的儿子突然回家取户口,甩下一句“你们快抱孙子了”。

儿媳家在河池市城区。儿子娶了城里姑娘,唐美月心里又美又涩。54岁的农妇在客人面前,不怪儿媳礼数不周。她只是埋怨自家太穷,山路太难走:“如果不是邻村的,(当年)我才不嫁到这里来。”

4、在上海求解“共享单车改变城市”之妙

640.webp (4)

杨洁宇也没想到,自己2016年的一个显著收获,是学会骑车。

她9岁的时候,曾花了两周学骑车,没学会,还摔了一大跤。带着两个血淋淋的膝盖哭着回家,妈妈摸着她的头,心疼地说:“囡囡不哭,不怪你。阿拉上海的弄堂,不适合骑车。”

不会骑车的人生前20年,杨洁宇照样过得好好的,直到2016年进入大四毕业季。杨洁宇的生活半径,被频繁的求职面试不断扩大,不再仅限于学校里,或者家附近。

她真正下决心学骑车,是因为一次迟到: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争取到了一个实习的机会,她却因迟到被当场开除。人力主管微笑着对她说:“每个人都面临通勤问题,连这点都克服不了、连守时都做不到的intern(实习生),我们是不需要的。”

在男朋友手把手地指导下,杨洁宇花了一周时间,在复旦的校园里学会了骑自行车。她是用校园里的ofo共享单车学会骑车的。而她此后面试和实习的通勤,则多是靠摩拜单车。“会骑车之后,我对物理距离的判断都变化了。”

5、在海南文昌小镇仰望中国航天“新高度”  

640.webp (5)

龙楼,搁在一年前,绝大多数人要问“度娘”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时间进入2016年,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落后海边小渔镇火了,天南海北的游客争先涌向这里——一睹难得一见的滨海航天发射。

这一年,中国航天被不断“刷屏”:服役的航天发射场由3个增为4个,新型火箭“长七”顺利升空,将中国推上国际“大火箭俱乐部”的“长五”成功发射,中国在太空驻留时间最长一次载人航天“天神”飞行任务完美收官……追梦60载的中国航天有了“新高度”。

中国航天“大事”连连,而国家的这些“大事”,离龙楼人是那么的近,在家门口,在自家的阳台上就可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中国最现代化的新型航天发射场——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在龙楼“开张”了,“长七”“长五”就是在这里腾飞而去的。

“空降”一座航天城,对一个偏僻小渔村、落后小渔镇,意味着什么?又能改变什么?他们的日子会不会像火箭一样蹿升?《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带您去海南文昌看看。

6、在“天安门正南50公里”观察京津冀协同  

640.webp (6)

河北固安距北京很近,就像高速路边的标语:“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

50公里是什么概念?打开地图量一量,天安门向西50公里是门头沟,向北50公里是延庆、昌平,都还没出北京。

固安距离北京新机场也很近,只有16.8公里。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逐步推进,固安县这一年变得很不一般。

7、在可可西里保护区腹地丈量生态文明脚步

640.webp (7)

很多人对可可西里的了解,来自那部名叫《可可西里》的电影,并由此知道了藏羚羊,知道了悲壮地倒在盗猎者枪口下的索南达杰,也知道了由一群高原汉子组成的巡山队。

烈士的鲜血唤起了人们对可可西里的保护意识,也正因为有了巡山队的守卫,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等国家级保护动物数量得以逐步恢复。

苍凉的可可西里,已有十年没再听到盗猎枪声。

渐渐找回“元气”的可可西里,也越来越有了底气。2016年,是保护区申请世界自然遗产最后冲刺的一年。

在这关键性的一年,这些有血有肉的巡山队员又有了哪些变化,他们身上又上演了怎样的故事?《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冰天雪地之际带您到可可西里走一趟。

8、在大渡河畔安顺场“盘点”红色馈赠

640.webp (8)

“你是2016年来这里的第1581个记者!”周万龙声音洪亮,走路带风,“这一年安顺场的受关注度前所未有!”

大部分人因长征而来。2016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作为“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安顺场的参观人数创出新高——仅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就接待了50多万人次。

蜂拥而至的人潮为小镇带来许多新鲜玩意儿。纪念馆广场上卖小吃的大姐对无人机、GoPro已经见惯不惊,12岁的小学生能轻易说出汽车车牌上不同的字母所代表的城市……

这一年里,雅安市石棉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周万龙,在手机里存着几十张风光照,都是他自己拍的,随时准备“推销”给来访的客人。

640.webp (9)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进步 生活 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