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情诗

核心提示: 在未来之日谁会相信我的诗文, 即使通篇都是对你优点的赞歌? 唯有上天还知道它是一座坟茔, 埋着你的生命,难显你的本色。

William Shakespeare's Sonnets

这位无需赘言的世界名家,创作了大量被认为是“不朽绝唱”的旷世巨作,包括近40部剧本、154首十四行诗及2首长诗,人们尊称他为“莎翁”,其十四行诗的诗体独树一帜,更被称为“莎体”。

1

在未来之日谁会相信我的诗文,

即使通篇都是对你优点的赞歌?

唯有上天还知道它是一座坟茔,

埋着你的生命,难显你的本色。

纵然我能够写出你眼睛之漂亮,

用清词丽句绘尽你的俊秀翩然,

将来的人也会说“这诗人撒谎;

神笔天工绝不刻画凡夫的容颜”。

于是我这些被岁月染黄的诗章

会被当作聒絮的老叟遭人嘲笑,

你应得之赞美则成诗人的狂想,

被说成是一首夸张的古老歌谣:

但如果那时你有个孩子活在凡尘,

你将在他身上和我诗里双重永生。

2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

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狂风会使五月娇蕾红消香断,

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即过;

有时天空之巨眼目光太炽热,

它金灿灿的面色也常被遮暗;

而千芳万艳都终将凋零飘落,

被时运天道之更替剥尽红颜;

但你永恒的夏天将没有止尽,

你所拥有的美貌也不会消失,

死神终难夸口你游荡于死荫,

当你在不朽的诗中永葆盛时:

只要有人类生存,或人有眼睛,

我的诗就会流传并赋予你生命。

3

镜子不会使我相信我已衰朽,

只要青春仍然与你相伴相依;

但当你脸上出现岁月的犁沟,

我就会预见我即将与世长辞。

因为包裹着你的那全部的美,

不过是我这颗心合体的衣袍,

我心于你正如你心存我胸内:

那么我怎么可能比你更衰老?

所以哟,爱友,请多多保重,

像我自珍是为你而并非为我;

怀着你的心,我会心无二用,

像慈母为爱婴时时提防病魔。

别以为我心死去你的心不碎,

你既然把心给我就休想收回。

4

我的眼睛在扮演着一名画师,

在心之画板上绘下你的倩影;

这幅肖像的画框是我的身躯,

而透视法是画师的高超技能。

因为要发现藏你真容的地方,

你得透过画师去看他的功夫;

这幅画永远挂在我心之画廊,

画廊窗户镶着你的灿灿明目。

看眼睛和眼睛怎样互施恩惠:

我的眼睛描绘出了你的形体,

而你的明眸是我心灵之窗扉,

太阳爱透过这窗口把你窥视;

不过眼睛还应该完善这门技巧:

它们只画外观,内心却不知道。

5

像波涛涌向铺满沙石的海岸,

我们的时辰也匆匆奔向尽头;

后浪前浪周而复始交替循环,

时辰波涛之迁流都争先恐后。

生命一旦沐浴其命星的吉光,

并爬向成熟,由成熟到极顶,

不祥的晦食便来争夺其辉煌,

时间便来捣毁它送出的赠品。

光阴会刺穿青春华丽的铠甲,

岁月会在美额上挖掘出沟壕,

流年会吞噬自然创造的精华,

芸芸众生都难逃时间的镰刀。

可我的诗篇将傲视时间的毒手,

永远把你赞美,直至万古千秋。

6

为什么我的诗篇缺少新鲜辞藻,

毫无变化,或说没有妙笔生花?

为什么我不仿效摩登追逐时髦,

试试舶来的复合词和新创句法? 

为什么我写出的辞章千篇一律,

对题目的选择也总是老调重弹,

以致每个词都会泄漏我的名字,

都会暴露出它们的出处和来源?

哦,你得知道,我心爱的朋友,

我笔下永恒的主题就是你和爱,

所以我的妙法只有旧瓶装新酒,

以故为新让陈词滥调重现光彩。

因为正如太阳每天都既旧又新,

我的爱也正在抒发曾抒过的情。

7

请别把我的爱叫作偶像崇拜,

别把我的爱友视为一尊神像,

因为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

我的赞歌都只为唯一而歌唱。

我爱友今朝明日都高贵友善,

会在惊人的优雅中持久永恒,

因此我的诗风从来都不会变,

永远一个调,从不花样翻新。

真善美是我诗中的全部内容,

真善美由此变化成万语千言;

我的诗才就用于这变化之中,

三题合一为我提供天地无限。

真善美自古以来常独处幽居,

如今聚一人身上才三位一体。

8

据说小爱神有一次睡得挺熟,

把点燃爱火的火炬放在身边,

这时一群要守身如玉的宁芙

正好从旁边经过,步履翩然;

最美的一位仙女偷取了火炬,

因它曾在无数心中把火点旺,

于是爱情的主宰在酣睡之时

被一只贞洁的手解除了武装。

仙女在附近的冷泉把火浸灭,

冷泉因爱火永远变成了温泉,

这温泉能治疗百病祛瘟除邪;

可当我被情人弄得神倒魂颠,

去那温泉求治才证实这一真情:

爱火能烧热水却不会被水浇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