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神州,其靁虺虺

核心提示: 到了三月,我所见的江山 皆为葱蔚洇润。那些龃龉的 阴鸷的霾,已经和我的记忆 混为一谈。惊蛰 特意跑到海边,飞翔的白鹭 已经乐不思蜀 天上隐隐酝酿春雷 但典籍里的中国早被惊醒 依稀记得暮春的那个周末 气象氤氲 你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爽恺于一朵玫瑰 我站在湖边 看到了河豚欲上的狂憃样子 再过些时日 在犇电犇驰的大草原上 春风吹不透 牧羊女滚烫的脸颊 习惯了剞劂坎生 柴米油盐酱醋茶 都是一首诗的起手式 清晨,我穿过了那片幌伞枫 婆娑的树梢 还挂着烁爚

微信图片_20210305123935

 

神州,其靁虺虺

 

到了三月,我所见的江山

皆为葱蔚洇润。那些龃龉的

阴鸷的霾,已经和我的记忆

混为一谈。惊蛰

特意跑到海边,飞翔的白鹭

已经乐不思蜀

 

天上隐隐酝酿春雷

但典籍里的中国早被惊醒

依稀记得暮春的那个周末

气象氤氲

你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爽恺于一朵玫瑰

 

我站在湖边

看到了河豚欲上的狂憃样子

再过些时日

在犇电犇驰的大草原上

春风吹不透

牧羊女滚烫的脸颊

 

习惯了剞劂坎生

柴米油盐酱醋茶

都是一首诗的起手式

清晨,我穿过了那片幌伞枫

婆娑的树梢

还挂着烁爚的露珠

 

(摄影/诗:吴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坎生 起手式 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