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眺望河套

核心提示: 显然 这里 有一个令贪官害怕的名词 ——落马洲 显然,被铁丝网分割的春天 来得有点蹒跚 庚子岁杪,阳光正好 深圳河就像一个柔媚的媒婆 左手牵着奇迹之城 右手拉着东方之珠 这是我们煦暖的家 这是有洲渚与白鹭的“河套” 口岸,保税区,科技走廊…… 可以广州—东莞—深圳—香港 可以一荣俱荣 可以一饮一吟 在河之浒,红棉似火 野草,灌木,鱼塘…… 兀自守着尊严与孤寂 当年望乡的洛夫去哪儿了 当年思归的余光中去哪儿了 但愿,从今以后 不再是一掌冷雾 不

微信图片_20210122120322

 

眺望河套

 

显然

这里

有一个令贪官害怕的名词

——落马洲

显然,被铁丝网分割的春天

来得有点蹒跚

 

庚子岁杪,阳光正好

深圳河就像一个柔媚的媒婆

左手牵着奇迹之城

右手拉着东方之珠

这是我们煦暖的家

这是有洲渚与白鹭的“河套”

 

口岸,保税区,科技走廊……

可以广州—东莞—深圳—香港

可以一荣俱荣

可以一饮一吟

在河之浒,红棉似火

野草,灌木,鱼塘……

 

兀自守着尊严与孤寂

当年望乡的洛夫去哪儿了

当年思归的余光中去哪儿了

但愿,从今以后

不再是一掌冷雾

不再是“一家人说两家话”


(摄影/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