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稳住风度,稳住爱情

核心提示: 天一黑 我们就像互相吸引的磁铁 往事,就像秋千 荡过去,又荡回来 干杯! 被风吹掉的青春

QQ图片20210111142443

愈規矩,愈恒久

一一兼談《一個人的詩經》寫作背景

/吳再

我們這幾代人寫詩,往往自由過度,叙述與抒情要麽泛濫,要麽匮乏。

信奉的現代詩的原則五花八門,有些洋洋灑灑幾千行,甚至上萬行,有些只有一個字,譬如北島的〈生活 〉短詩,就一個字:網。而我認為,作為詩人,有本事的話,就在24行内解決詩的戰鬥。确切地說,就用24行,210個字(按照電腦工具欄統計為準),完美解決戰鬥。

按年輕時的理解,長詩就是史詩,一些詩人意欲名垂青史,非長不寫,而史詩寫作又布滿神話(贊歌)寫作的陰影,根本就不符合現代的認識。而且,現代生活的節奏飛快,除了特别有閑的人,誰還有精力有耐心去讀長詩。就算小說,現在整部整部去完整閱讀的越來越少。

更深層的審美疑惑是,我覺得,長詩的閱讀沖動已無法跟現代肥皂劇競争。所以,當代一首詩的寫作,務必考慮當代人的生活习惯與生活節奏。就以作家阿來為例,和《塵埃落定》相比,他的那些抒情詩缺乏分量。這裏面,還有一個新詩史的插曲。

新詩史上,曾有過一種論調:認為我們的抒情性和西方的史詩比,缺少一種文學上的偉大。當然,現在這樣的比較已是滑稽論調。畢竟,我們太渴望在新詩上也能“趕英超美”了。

長詩和短詩的争論,是一個永遠都不會有答案的問題。我們必須面對這樣的質疑:一首詩到底應該可以多長?一首詩又應該可以多短?不能光靠敲回車鍵敷衍讀者。我們必須從制度上(數字)給予确立,準确來說,當代詩歌寫作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應該有個标準。往前看,唐詩宋詞因為擁有嚴格的标準,嚴格的規矩,從而鑄造了自己的光輝歲月。我們提倡自由的寫作,是提倡有紅綠燈的自由寫作,而非提倡橫沖直撞,你管不着。

所以,2011年之後,我一邊寫詩,一邊确立詩歌的“新的格律”。于是,我的24行詩應運而生。詩歌史的慣性是,一個詩人要想在其中立足,必須寫出有分量的長詩。我們可以反思,這是一種很荒謬的标準。24行詩,肯定不能與傳統的長詩比較塊頭。另外,盡管信賴短詩,但潛意識裏,我也在抵抗格言化的寫作,詩歌與碎片化的哲理箴言不能混為一談。傳統意義上的唐詩宋詞,從形式上也很難吸引我。所以,我想用24行,210字來明确我的寫作。我相信,多元的系列的24行詩,可以形成一種獨特的類型長度,從而形成足夠的總體意義上的風格力量。

我們漢族的詩歌文化,總體說來,不支撐長詩的寫作。像白居易的《琵琶行》那種長度,已經是罕見的例外。古典詩學的核心觀念是:弦外之音,不着一字盡得風流。寫得太長,在審美上,就是一種忌諱。詩人臧棣有一個看法,按古體和漢語的文字之間的關系,傳統的詩,除非特例,超過一定的行數的話,會在視覺上造成一種疲憊。同時,也會在閱讀期待上引起厭煩,甚至是嫌惡。

自由詩的出現,以解放語言為名,以白話文為武器,釋放了漢語的張揚性。在體例和語感上,解決了長詩寫作的形式前提。但是,太長,或者太短,都會引起寫作的畸形發展。我曾經嘗試無拘無束的寫作新詩,寫了半年,不寫了,不敢寫了,寫不下去了,就是都不太滿意。2012年開始寫24行詩。我覺得找到了一種新的寫新詩的路徑。

“24 行詩”體現了“節奏”與“節制”兩大特色。四小段,暗含“起承轉合”章法,結構嚴謹,隐隐體現一種巧妙的音樂美與建築美;每段六行,峰回路轉,富于變化;而且因為有 210 字的堅實圍墻,有效遏制了抒情的泛濫與叙事的冗長,杜絕了詩作單薄與詩人偷懶。“24 行詩”具有強烈的個人色彩,識别度很高。文學史上,卓越的詩人常常自覺修煉出一種非我莫屬的創意文體,每一個成熟的詩人都有他癡迷和拿手的寫作套路。我認為,有邊界的才是有智慧的。歌德說:“在限制中才能顯出能手,只有法則能給我們自由。”

寫24行詩,還有一個感受也很深。這是一條寬闊河流,揚帆解纜,順着水流的方向,是崇峻向坦蕩宏闊,是湍急向幽深豐厚。這也是一片遼遠星空,每一顆星星自有其光華,璀璨交輝,匯入屬于中華詩歌的星辰大海。

王蒙說:”生活本身包含一種新鮮感,不管是起床、穿衣、吃飯,或者是到一個什麽地方去接受一件任務,或是結識一個新人,走過一條街道,那街道有個臨時搭起的小商店等等,它總會帶給你一點新鮮感,有時可構成一種詩情。“我非常認同這個觀點。

荟萃2400首24行詩的《一個人的詩經》出版之後,獲得讀者喜愛,市場認可,更加堅定了我堅持24行詩寫作的決心與信心。我希望,《一個人的詩經》再版時,你讀到的不再是2400首,可能是5000首,甚至更多。

我等着,你也等着。

(吴再:中国诗人、传媒人,现任星岛环球网行政总裁兼总编辑。)

——(原载2019年11月8日菲律宾《联合日报》辛垦副刊)

QQ图片20210111142445_副本

稳住风度,稳住爱情


天一黑

我们就像互相吸引的磁铁

往事,就像秋千

荡过去,又荡回来

干杯!

被风吹掉的青春

 

干杯!

被雪埋葬的中年

干杯!

黄昏……囊橐萧瑟的梦……

一饮一吟

我们以挖掘机的方式叙旧

 

遥想当年,大学教室,或图书馆

挂满了一排排的书包

书包里装满了阳光与初恋的情书

操场四周有高耸的榆树、杨树

到处是叽叽喳喳的麻雀

北京麻雀讲话也带点儿卷舌音

 

天一黑

梅影斑驳

我们用一杯烧酒熔断凛凛之冬

半醉半醒的刹那

你我都像一头头鳟鱼

用力稳住魏晋风度,稳住爱情

 

(摄影/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