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等待,也是一种兴奋剂

核心提示: 哲理而风趣,朴素而饱满,似花似雾,亦山亦水。吴再的诗以汹涌而澎湃的抒情力量和丰沛而鲜明的文人特质,传达了漂泊生活所赋予他的综合经验。这里有灵魂的审视与自剖,有爱情的悲歌与呼唤,有生命的坚忍与脆弱,有命运的承受与抗辩,给人以切肤的情感撞击与精神震撼。生活没有教会他夸张的赞叹与华美的修辞,却赋予他日复一日的狂歌与直抵内心的锐利。在历经漫长的修持与磨砺之后,一本6斤重的《一个人的诗经》标志着吴再的诗歌写作进入令人欣悦的自我蜕变与升华阶段。

吴再:诗歌的扫地僧

哲理而风趣,朴素而饱满,似花似雾,亦山亦水。吴再的诗以汹涌而澎湃的抒情力量和丰沛而鲜明的文人特质,传达了漂泊生活所赋予他的综合经验。这里有灵魂的审视与自剖,有爱情的悲歌与呼唤,有生命的坚忍与脆弱,有命运的承受与抗辩,给人以切肤的情感撞击与精神震撼。生活没有教会他夸张的赞叹与华美的修辞,却赋予他日复一日的狂歌与直抵内心的锐利。在历经漫长的修持与磨砺之后,一本6斤重的《一个人的诗经》标志着吴再的诗歌写作进入令人欣悦的自我蜕变与升华阶段。

——李思蓉(重庆作家,诗人)

微信图片_20201218124822

——北京线装书局2019年出版

微信图片_20201218141344

等待,也是一种兴奋剂

 

慜念众生,慜顾万物

不该只是寺庙里的标语

冬天

又一个冬天

也不意味着一无所有

等待,也是一种兴奋剂

 

等待下一个春天

等待下一朵玫瑰

至于天灾人祸,我不愿问

而在荷花绽放的夏天

我愿意歌颂蜻蜓

到了喜鹊和石榴炸开的秋天

 

我愿意歌颂农夫

此刻黄昏,又逢周末

我不希望有人走投无路

一切都有归宿

一切都是黎明的起点

看,蓬松的雪,抖落一地

 

在一个无人安慰的冬夜

我又想起了遥远的岛

岛上,梅花开了

一只麻雀,叼走了惆怅

黄公望的富春江

也离我好远好远

 

 

(摄影/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