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任雪花纷飞,任灯火阑珊

核心提示: 吴再诗歌“蒙太奇艺术”的可贵在于,它在出人意料的同时保持了一种“堪忍的博爱”。正如北京资深媒体人文殊童给出的评价:“他的文字简明又深刻、澄澈又清香、唯美又缠绵、幽怀又犀利;循循语语、句句楚楚、字字玑玑,无不反映着吴再丰沛的文人气质……”吴再本人也常常将诗人和哲学家、科学家乃至政治家、史学家进行类比。在他看来,诗人和学者的工作是类似的,“两者的优点之一都是对自己提出严格的要求,都对线索细心观察,都必须缩小选择范围,都必须力求精准,乃至挖掘凡人不易发现的非常之美。”

微信图片_20201121132921

任雪花纷飞,任灯火阑珊

 

千千万万的雪

一定都在路上

一定还在天上

飞雪,必将拉开冬天的门

众妙之门

尽在逍遥

 

逍遥于柳宗元的钓船

逍遥于故宫的红墙

逍遥于狼的图腾

我将在映雪之夜

再诵《诗经》,再读《论语》

在所有的歧路上

 

都有一颗无知的心

雪,却是静默的

在静默中跳着天鹅的舞

千千万万的雪

又如千千万万的天鹅

必将还给人间“红装素裹”

 

袅袅娜娜的雪

也要还给大地清白与清静

倘若妖魔横行,无数的雪

又是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刃

小雪,大雪,暴雪……

在南方,斜月如钩……


(摄影/诗歌:吴再)

 

作为中国人,对汉语稍稍有点敏感的读者,一眼瞥见“吴再”这个名字,都会受到一种震动,著名作家刘齐先生在北京的一次文人雅集上,曾经如此阐释他对“吴再”名字的理解:“吴”,谐音“无”,就是什么都没,就是nothing,“再”,就是“重来”,就是again,充满了不屈不挠而又从容淡定的禅的意味。我当即起了震颤,这个名字让人感到通透澄澈。这既是汉语及佛法的能量,同时也是副词组合与人身气场各具佛性的相向自行对撞。

微信图片_20201121132927

吴再,字三让,三让诗舍创始人,人称“诗痴”与“汉语

24行诗之父”。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诗人、学者、

作家、传媒人。

研究范畴涉及新闻、词典、足球、名人、诗歌、历史、植物

等领域,事迹入选海南省档案馆主编的《海南英才——广东

篇》一书。

作品《向中国共产党学习》被评为“2010年度全行业优秀

畅销 品 种 ” 获奖图书 ,“ 红色智慧四部曲 ”被评为

“2011年度全行业优秀畅销品种”获奖图书、2011年南国

书香节“阅读盛典”颁奖图书、2012年全国城市出版社优

秀图书奖。

2016年,荣获全国鲁藜诗歌奖。2016年,荣获深圳市群文

优秀诗歌奖。2017年,14篇作品入选《中国当代微散文精

品》一书。作品在《读者》《杂文选刊》《南方日报》《羊

城晚报》《深圳特区报》《扬子晚报》等媒体上发表,并入

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最佳杂文等选本。

曾任《足球》报主编,《星岛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

现任星岛环球网行政总裁兼总编辑

撰文丨尹稔

微信图片_20201121132931

《一个人的诗经》

作者:吴再

版本:(北京)线装书局

2019年

1

如其名,吴再是极执着的人,借卡尔维诺的观点:是晶体派成员。这不仅是因为吴再对全球500个优秀诗人的诗作有过“水晶般透明的质地”的精到评价,无论读他的评论、散文、还是诗歌,词语文字背后的作者吴再闪着晶体纯粹透明又笃定明确的光,我想这既是吴再的天性使然,也与新闻人的职业有关。

读吴再的诗歌时,你感觉离他是近的,如当堂听讲,聆听和接纳他推心置腹的叙说。著名书法家、哲理漫画家王宪荣称吴再是一个奇才,也是名符其实的大才子。著名学者、书法家魏达志称吴再的诗歌将理论思维与形象思维完美结合起来。香港资深传媒人郭灵说,坚持每天分享吴再的诗,因为喜欢。

有学者认为,吴再之所以不如他的同行有名,部分原因是他的作品在写作和阅读上都有不小的难度。事实上,吴再是最早通过语言和视觉设计来构思诗歌的作家之一。抛开天性的纯良精粹,吴再的诗歌绝不兜售学识,他只是演绎进入文本之后独辟蹊径至幽邃处的豁然洞见,把无明者眼力不及的地方擦亮并聚焦于光束。仅凭借已经出版的两部作品《一个人的诗经》(2019)和《脱掉时间的囚衣》(2015),已有不少同行发现吴再在形式上的独创性,特别是他独创的吴再体24行诗(每首一律24行,一律210字),令人刮目相看。

2

另一方面,吴再作品的复杂性也让评论家们既大开眼界,又难以给出评判。他笔下的主题涉及新闻、历史、生物、宇宙、科学、艺术、哲学、流行文化、婚姻爱情等,在一般诗人难以企及的领域——诸如中国复杂的二十四史等——他都能随手拈来,并将庞杂的知识组织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这得益于他长年担任新闻机构总编辑的履历,以及格外丰富的业余爱好与剞劂坎生的个人经历。他常常不假思索地将不同类型的词语进行创造性的组合,有时还会直接引用网络新词、电梯广告、网红新歌,或偶然听到的街谈巷议。有人还说,每读一首吴再的诗,都要备好一部汉语词典,否则,就会卡壳。

把绣春刀与飞鱼服还给锦衣卫

把奏折还给宰相

我只要你吹灭一盏往事的灯

你也知道,我比较懒散

也不喜欢斗争

爱看月光在一簇野花上徜徉

——《中年,不过是一抹驼色》

若一时忍不了

可以跑到伯渎河畔

可以跑到首阳山上

可以跑到瓦尔登湖、乔戈里峰

实在不行,也可向豪猪学习

缩着,乜斜对手狼狈的样子

——《非攻》

也许是诗作时间跨度比较长吧,相对于吴再在散文中的笃定明晰,《一个人的诗经》这本选集的不同时段呈现出吴再老师作为诗人更多元诚实的内心求索。反倒是通过诗作,晶体吴再呈现岀多个棱面的不一样光谱,一丛一丛的火焰,显现出诗人内蕴的深湛与丰饶。总体感觉,诗作如珠贝,如翡翠,如姚黄魏紫,在其人生时间的曲线上悬坠着、闪烁岀笃定的光斑,有一部分诗作已臻至完美。

3

吴再的格律新诗,可谓汉诗二十四行诗正典之作。《一个人的诗经》之后的新作,诗艺更趋纯熟,用情更深,写得更加饱满悠远:

献诗与挽歌

也都可以免了

整个下午,我都在一个人凝视

香蜜湖水——阴天,有一只鸭

有一只鹭——我不晓得

它们是否已经互加微信

——《往事如雨》

泉在山则清

泉出山则浊

但——泉,最终仍要出山

或泻为瀑布

或积成河流

不惧穷途末日,不怕山重水复

——《霜降,到山里喝杯小酒》

吴再诗歌“蒙太奇艺术”的可贵在于,它在出人意料的同时保持了一种“堪忍的博爱”。正如北京资深媒体人文殊童给出的评价:“他的文字简明又深刻、澄澈又清香、唯美又缠绵、幽怀又犀利;循循语语、句句楚楚、字字玑玑,无不反映着吴再丰沛的文人气质……”吴再本人也常常将诗人和哲学家、科学家乃至政治家、史学家进行类比。在他看来,诗人和学者的工作是类似的,“两者的优点之一都是对自己提出严格的要求,都对线索细心观察,都必须缩小选择范围,都必须力求精准,乃至挖掘凡人不易发现的非常之美。”

精准、理性、唯美、柔情、机智、幽默,以及百科全书般的洞见,都是吴再令人着迷的地方。日前,吴再透露,他的24行诗写作已经突破3500首了,但是,至于什么时候“暂停”,他笑而不答……

最近看了纪录片《掬水月在手》,我很喜欢。于是,毫不犹疑买了一本吴再的诗集《一个人的诗经》,一直放在随身的包里,有空闲就拿岀来读几首。那日,在深圳红荔西路的角落,挖掘机嗡嗡隆隆凿穿地面,吴再老师的诗歌如雪片纷纷扬扬覆盖下来,也如雨珠嘀嗒嘀嗒打在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