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谁看见了那只老去的啄木鸟

核心提示: 爱看冷门的书与电影 爱去人迹罕至的地方 爱喝默默无闻的酒 这是冬的节奏 也是人过中年的梗 也好,不喝茅台

波德莱尔说:可以一周不吃,但不能一日无诗(Man can live a week without bread but not a  day without poetry)。

诗人吴再

QQ图片20201112144010

摄影:田霞

诗人吴再以《一个人的诗经》打造了格律新诗的蓬勃天地。

吴再依然在努力践行着他对“善良”的理解,在他的很多诗中,似乎都希望将诗歌逼近到一种“无邪”的状态。他追求每一句诗都是“值得回味”——这是对世界美好的绝对强调;他也试图追求一种心灵的绝对真诚,不允许诗人用其强大主观对本来图像进行篡改——这是对坦荡的绝对强调。

2020年的吴再,似乎已经不再发力于揭示或还原生活中的“恶”和“不堪”,这可能是其追求绝对豪情,祛除怯懦的一个结果,看似降低了对人间烟火的追求,但却令其诗歌获得了更大的诗意实现空间。

——李漫漫(深圳画家)

QQ图片20201112144013

谁看见了那只老去的啄木鸟

 

爱看冷门的书与电影

爱去人迹罕至的地方

爱喝默默无闻的酒

这是冬的节奏

也是人过中年的梗

也好,不喝茅台

 

省钱,省心,省事

年过半百

“自由”的同义词

就是“容忍”

在半开半闭的佛眼前

应该一无所求

 

放下屠刀,远远不够

还要毁掉屠刀,埋掉屠刀

不要让它再次落入坏人手里

四大皆空——只有这个词

在九霄云外回荡

至于神父的话

 

有人嫌弃啰嗦

那只老去的啄木鸟

依旧在冬天的云下

闲啄阳光——啄出一个黑洞

啄出一本古书,啄出小害虫

在山林里,每个人都像溪流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