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眼下,就是天下

核心提示: 吴再的诗,生动地诠释了何为与生命同构的写作。和生命有关的一切,都可以入诗,诗不仅是技艺和修辞,更重要的是通过语言创造一个可以感知的生命现场——人与万物如何活着,又如何相处。如何用最纯朴的语言,说出生命的真谛,一直是吴再在探索的写作方式,从他的新作《一个人的诗经》中可以看出,为了澄明一种对世界的认识和想象,他的写作已更加自由和无羁,看到的,读到的,想到的,天、地、人、神,都汇聚于一炉,没有什么可以约束他,写作已天马行空,写什么都是在立言、立心。这真是妙不可言啊,万物皆备于我,物即事,我即身,“反身而诚,乐莫

聊聊吴再的诗

吴再的诗,生动地诠释了何为与生命同构的写作。和生命有关的一切,都可以入诗,诗不仅是技艺和修辞,更重要的是通过语言创造一个可以感知的生命现场——人与万物如何活着,又如何相处。如何用最纯朴的语言,说出生命的真谛,一直是吴再在探索的写作方式,从他的新作《一个人的诗经》中可以看出,为了澄明一种对世界的认识和想象,他的写作已更加自由和无羁,看到的,读到的,想到的,天、地、人、神,都汇聚于一炉,没有什么可以约束他,写作已天马行空,写什么都是在立言、立心。这真是妙不可言啊,万物皆备于我,物即事,我即身,“反身而诚,乐莫大焉”。以前我们觉得写诗是一件多么神圣多么艰苦的事情,读吴再的诗会觉得,日常而无羁的自由表达,就是诗,就是语言的圣所,只是,达至这一写作的境地,更像是一个诗人对语言的彻悟。这是历经语言和生活的双重磨难,才能享受到的写作恩惠吧。

六神有主(巩义)——2020年10月15日

微信图片_20201016151558

摄影:张希墨


眼下,就是天下

 

项羽为什么不肯

定都关中

当然,这是他的自由

定都彭城——也是他的自由

坑杀20万秦军

也是他的自由

 

只是,那些冤魂无家可归了

聚集乌江

也玩背水一战

一代枭雄,一命呜呼

可惜了一代美女,呜呜呜呜

天边就在枕边……

 

反观刘邦

约法三章

把“自由”关入了笼子

烧秦宫,让项羽去干

杀子婴,让项羽去干

屠咸阳,也让项羽去干……

 

一个露一手,一个留一招

鸿门宴上的酒

江东子弟的梦

随风而逝……六王毕,四海一

就应遇一山,临一水,造一屋

再聪明,也比不过骑牛的老子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