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九罭之鱼

核心提示: 吴再的诗,生动地诠释了何为与生命同构的写作。和生命有关的一切,都可以入诗,诗不仅是技艺和修辞,更重要的是通过语言创造一个可以感知的生命现场——人与万物如何活着,又如何相处。

聊聊吴再的诗

吴再的诗,生动地诠释了何为与生命同构的写作。和生命有关的一切,都可以入诗,诗不仅是技艺和修辞,更重要的是通过语言创造一个可以感知的生命现场——人与万物如何活着,又如何相处。如何用最纯朴的语言,说出生命的真谛,一直是吴再在探索的写作方式,从他的新作《一个人的诗经》中可以看出,为了澄明一种对世界的认识和想象,他的写作已更加自由和无羁,看到的,读到的,想到的,天、地、人、神,都汇聚于一炉,没有什么可以约束他,写作已天马行空,写什么都是在立言、立心。这真是妙不可言啊,万物皆备于我,物即事,我即身,“反身而诚,乐莫大焉”。以前我们觉得写诗是一件多么神圣多么艰苦的事情,读吴再的诗会觉得,日常而无羁的自由表达,就是诗,就是语言的圣所,只是,达至这一写作的境地,更像是一个诗人对语言的彻悟。这是历经语言和生活的双重磨难,才能享受到的写作恩惠吧。

六神有主(河南巩义)——2020年10月15日

微信图片_20201016124056

九罭之鱼

 

大道至简

大盗至贱

能够在海南岛的槟榔下

摘取自己影子的人

苏东坡算一个

我算半个

 

在暧昧时代的云雾里

有人找到了鸟啼

有人找到了犬吠

时光太快了——夏商周秦

一晃,就大唐了

一晃,就大宋了

 

一晃,街上都是扫码登记的了

再晃,估计婚都不用结了

人类的大脑忙碌得一秒

都停不下来

——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他还是要走,要远走

 

鳟鱼,留不住他

鲂鱼,留不住他

西施,茅台,也留不住他

每到黄昏,落日都有永别的意味

我在深圳湾畔,再次摘取自己的

影子,它既像向前冲,也像后退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