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

核心提示: 余颇喜自制曲。初率意为长短句,然后协以律,故前后阕多不同。桓大司马云:“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此语余深爱之。

姜夔《长亭怨慢》

余颇喜自制曲。初率意为长短句,然后协以律,故前后阕多不同。桓大司马云:“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此语余深爱之。

渐吹尽、枝头香絮,是处人家,绿深门户。

远浦萦回,暮帆零乱向何许?

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

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

日暮,望高城不见,只见乱山无数。

韦郎去也,怎忘得、玉环分付:

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

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

 

【注释】

⑴长亭怨慢:词牌名,又名“长亭怨”,创自姜夔,调名取自此篇词意。

⑵自制曲:指在旧曲调之外自己新创作的曲调,也叫自度曲。

⑶率意:随意。长短句:词曲的别称。词曲的句子,长短不一,因调而异,故称。

⑷前后阕:一首词的一段称一阕,前一段称“上阕”或“前阕”,后一段称“下阕”或“后阕”。

⑸桓大司马:即桓温(312~373),字元子,东晋明帝之婿,初为荆州刺史,定蜀,攻前秦,破姚襄,威权日盛,官至大司马。

⑹“昔年种柳”六句:语本出自庾信《枯树赋》,故事见于《世说新语·言语》。依依:轻柔披拂貌。

⑺到处;处处。

⑻浦:水边。萦(yíng)回:盘旋往复。

⑼何许:何处。

⑽阅人:指见过的离别场面。

⑾长亭树:指种在长亭边的柳树。长亭:古时于道路每隔十里设长亭,故亦称“十里长亭”。供行旅停息。近城者常为送别之处。

⑿不会得:犹言不应,不可能。得,语助词。

⒀高城不见:语出欧阳詹《初发太原途中寄太原所思》诗:“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

⒁韦郎:即韦皋。

⒂玉环:指玉箫女留给韦皋的玉指环。分付:付托;寄意。

⒃红萼:红花,女子自指。萼,花蒂。

⒄并(bīng)刀:亦称“并州刀”。即并州剪。并州为古九州之一,今属山西,所产刀剪以锋利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