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爨宝子在一块石碑上独坐

核心提示: 非楷非隶,亦楷亦隶 这又怎么样吗 这就是爨宝子碑 这就是爨宝子的心迹 这就是书家与蛮家的握手言和 好玩,就行

QQ图片20201011152449_副本

爨宝子在一块石碑上独坐

 

非楷非隶,亦楷亦隶

这又怎么样吗

这就是爨宝子碑

这就是爨宝子的心迹

这就是书家与蛮家的握手言和

好玩,就行

 

古拙、肃穆、天真

仿佛混沌初开

又带有几分滑稽和幽默

颇像一个老顽童

骨老血浓,童心未眠

耐看,就行

 

干嘛要像你

干嘛要像他

慕容复模仿了一辈子,燕国

还是遥远的梦——呜呜

不如阿碧——有了一个阿碧

我也愿意成为隐者,隐于诗

 

隐于爨宝子的金石味与书卷气

隐于子陵滩,隐于罗浮山

非诗非词,亦诗亦词

这又怎么样吗

风一吹,月圆了

风一吹,月缺了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