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也不必担心泥泞

核心提示: 做事,兢兢业业 做人,訚訚衎衎 这个世界也就太平了 可惜——不是人人都这么想 有点钱的,拳头大的 似乎总要体现一种“差异”

新书《一个人的诗经》

QQ图片20200922151725

吴再:一个“百科全书式”诗人 | 璀璨星座

作为中国最前沿的现代派诗人之一,也是当代最具独创性的诗人,吴再(吴三让)的名字从不出现在诗歌杂志的目录上,也很少被拿来与他的同代人比较,热热闹闹的诗坛,冷冷清清的吴再,构成了他与现实社会的鲜明反差。

但有趣的是,几乎每位认识他的文艺人士——哪怕他们彼此之间毫无共同之处——都对其称赞有加。著名书法家、哲理漫画家王宪荣称吴再是一个奇才,也是名符其实的大才子。著名学者、书法家魏达志称吴再的诗歌将理论思维与形象思维完美结合起来。香港资深传媒人郭灵说,坚持每天分享吴再的诗,因为喜欢。

有学者认为,吴再之所以不如他的同行有名,部分原因是他的作品在写作和阅读上都有不小的难度。事实上,吴再是最早通过语言和视觉设计来构思诗歌的人之一,也是第一个将现代汉语新诗变成当代汉语格律新诗的中国诗人。仅凭借已经出版的两部作品《一个人的诗经》(2019)和《脱掉时间的囚衣》(2015),已有不少同行发现吴再在形式上的独创性,特别是他独创的吴再体24行诗(每首一律24行,一律210字),令人刮目相看。

另一方面,吴再作品的复杂性也让评论家们既大开眼界,又难以给出评判。他笔下的主题涉及新闻、历史、生物、宇宙、科学、艺术、哲学、流行文化、婚姻爱情等,在一般诗人难以企及的领域——诸如中国复杂的二十四史等——他都能随手拈来,并将庞杂的知识组织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这得益于他长年担任新闻机构总编辑的履历,以及格外丰富的业余爱好与剞劂坎生的个人经历。他常常不假思索地将不同类型的词语进行创造性的组合,有时还会直接引用网络新词、电梯广告、网红新歌,或偶然听到的街谈巷议。有人还说,每读一首吴再的诗,都要备好一部汉语词典,否则,就会卡壳。

吴再诗歌“蒙太奇艺术”的可贵在于,它在出人意料的同时保持了一种“堪忍的博爱”。正如北京资深媒体人文殊童给出的评价:“他的文字简明又深刻、澄澈又清香、唯美又缠绵、幽怀又犀利;循循语语、句句楚楚、字字玑玑,无不反映着吴再丰沛的文人气质……”吴再本人也常常将诗人和哲学家、科学家乃至政治家、史学家进行类比。在他看来,诗人和学者的工作是类似的,“两者的优点之一都是对自己提出严格的要求,都对线索细心观察,都必须缩小选择范围,都必须力求精准,乃至挖掘凡人不易发现的非常之美。”

精准、理性、唯美、柔情、机智、幽默,以及百科全书般的洞见,都是吴再令人着迷的地方。日前,吴再透露,他的24行诗写作已经突破3300首了,但是,至于什么时候“暂停”,他笑而不答……

——李思蓉(深圳作家,诗人)

QQ图片20200922151727

诗人吴再

也不必担心泥泞

 

做事,兢兢业业

做人,訚訚衎衎

这个世界也就太平了

可惜——不是人人都这么想

有点钱的,拳头大的

似乎总要体现一种“差异”

 

天下就乱了

即使没钱的,没带“长”字的

也要得陇望蜀

也要以邻为壑

这就麻烦大了

总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我向来不惮以最狭隘的心胸

揣度周围的人

草木皆兵,亦非一朝一夕

是的,一旦被蛇咬过

谁不怕草绳——杯弓蛇影

也吓尿了

 

不如,息影林泉

九月,黄昏

岭南,乡野

我推开秋风,怀抱凉爽的余晖

品酒,写诗,祈祷

雨水正好,也不必担心泥泞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