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糖胶树下的柏拉图之恋

核心提示: 下午 是的,只有在下午 我坐了下来 我们坐了下来 你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我要了一杯芒果橙汁 纵使生活充满懊恼 两千多年,“放下” 是一个只能在心里查看的词 孔子与他的学生们放不下 到处流浪 老子放下了:骑牛西出函谷关 又是周末 又看到了农园路边的糖胶树 闻到了诡谲的花香 是的,只有在秋天 我才主动请您 一起到香蜜公园逛逛 到公园边上的咖啡屋坐坐 聊聊这凶险的庚子 聊聊弘法寺的新殿 风回旋在糖胶树那里 那些花香有人闻着老打喷嚏 而我,总是如醉如痴

微信图片_20200828152026

 

糖胶树下的柏拉图之恋

 

下午

是的,只有在下午

我坐了下来

我们坐了下来

你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我要了一杯芒果橙汁

 

纵使生活充满懊恼

两千多年,“放下”

是一个只能在心里查看的词

孔子与他的学生们放不下

到处流浪

老子放下了:骑牛西出函谷关

 

又是周末

又看到了农园路边的糖胶树

闻到了诡谲的花香

是的,只有在秋天

我才主动请您

一起到香蜜公园逛逛

 

到公园边上的咖啡屋坐坐

聊聊这凶险的庚子

聊聊弘法寺的新殿

风回旋在糖胶树那里

那些花香有人闻着老打喷嚏

而我,总是如醉如痴


(摄影/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