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灯火阑珊皆故乡

核心提示: 后来写的诗,不再乡愁了 不管晴川历历 还是芳草萋萋 都不再是我的故乡 我的心 比黄鹤飞得还高,还远 也不再有当初离别的泪水 后来写的诗,不再自由了 人间的柴米油盐 人体的喜怒哀愁 都像是一个个的监狱 我,正在服刑 在去外伶仃岛的船上 我一再翻阅 《约翰·克利斯朵夫》 我想,以后 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是否也写一本《诗人的旧雨伞》 八月,秋天掉下来的叶子 避开了喧嚣的人群 后来写的诗,不再愤怒了 虽有基督山伯爵的榜样 但是,算了 去一个安静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200814113254

 

灯火阑珊皆故乡

 

后来写的诗,不再乡愁了

不管晴川历历

还是芳草萋萋

都不再是我的故乡

我的心

比黄鹤飞得还高,还远

 

也不再有当初离别的泪水

后来写的诗,不再自由了

人间的柴米油盐

人体的喜怒哀愁

都像是一个个的监狱

我,正在服刑

 

在去外伶仃岛的船上

我一再翻阅

《约翰·克利斯朵夫》

我想,以后

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是否也写一本《诗人的旧雨伞》

 

八月,秋天掉下来的叶子

避开了喧嚣的人群

后来写的诗,不再愤怒了

虽有基督山伯爵的榜样

但是,算了

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种瓜


(摄影/诗:吴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再 喧嚣 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