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新人不笑,旧人不哭

核心提示: 深圳 也许,只是一座途中小镇 有人坐在湾畔思索 有人像蝴蝶一样飞过 在这里 千万富翁,就像街边的草 无论如何 那枚沧桑的老月亮一如既往 眨着眼睛 管它嫦娥,还是玉兔 在李白的杯里 在深圳的海里,有很多破碎的月 渤海,黄海,东海,南海 都不如时间之海 离开香蜜湖,离开莲花山 喧嚣才会敛息——孩子们 也不再哭了 昨夜,全部作业已经交了 途中小镇 也要舞文弄墨 有春如旧,有人空瘦 有摩诘居士,有跛足道人 我的陌生的仙女,我的新书 还在一座反复虚拟的

微信图片_20200813105923


新人不笑,旧人不哭

 

深圳

也许,只是一座途中小镇

有人坐在湾畔思索

有人像蝴蝶一样飞过

在这里

千万富翁,就像街边的草

 

无论如何

那枚沧桑的老月亮一如既往

眨着眼睛

管它嫦娥,还是玉兔

在李白的杯里

在深圳的海里,有很多破碎的月

 

渤海,黄海,东海,南海

都不如时间之海

离开香蜜湖,离开莲花山

喧嚣才会敛息——孩子们

也不再哭了

昨夜,全部作业已经交了

 

途中小镇

也要舞文弄墨

有春如旧,有人空瘦

有摩诘居士,有跛足道人

我的陌生的仙女,我的新书

还在一座反复虚拟的大山上

 

(摄影/诗:吴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再 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