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草蛇灰线

核心提示: 我说,只有蟋蟀在叫 等雨停了,燕雀有燕雀的约会 鸿鹄有鸿鹄的远方…… 恍惚的梦,被刻在竹竿上 篝火,狐鸣…… 陈涉世家,仍躲不过一个车夫 (诗/吴再)

QQ图片20200714125833

草蛇灰线


大泽乡下了暴雨

诗人读出了浪漫

农夫读出了哀愁

气象台的人司空见惯

赶去戍边的人

看到自己的脑袋快要掉了

 

阿房宫里的

还在举杯,吃肉,狂呼

也有乜着眼睛欣赏美人

踏上歌舞来……

——秦二世元年

前209年,秋

 

宿州的雨啊,谁来撑伞

渔阳的快递啊,谁来派送

赵高的名言啊,谁来纠正

……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你问我,都听见了吗?

 

我说,只有蟋蟀在叫

等雨停了,燕雀有燕雀的约会

鸿鹄有鸿鹄的远方……

恍惚的梦,被刻在竹竿上

篝火,狐鸣……

陈涉世家,仍躲不过一个车夫

 

(诗/吴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燕雀 鸿鹄 雨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