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卡夫卡的诗歌,你读过吗

核心提示: 今天这日子阴冷难过 云朵凝结着。 风儿是曳着的绳索 人群凝结着。

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1883年7月3日-1924年6月3日),20世纪奥匈帝国德语小说家,犹太人,现代派文学的奠基人之一。1904年开始发表小说。弗朗茨·卡夫卡一生多次与人订婚,却终生未娶。1924年6月3日弗朗茨逝世。

一起来读下这位文学巨匠的诗,看是否和他的小说一样深刻。


卡夫卡诗选

今天这日子…… 

今天这日子阴冷难过

云朵凝结着。

风儿是曳着的绳索

人群凝结着。

脚步踏出金属声响,

石头一路振荡,

目光停留的地方

是辽阔的湖水白茫茫。

在这古老的小城里立着些

小小的浅色的圣诞小屋,

它们的五彩玻璃窗俯瞰着

积雪覆盖的小广场。

在这月光蒙蒙的场地上

有一个人静静地踏雪前行。

他那硕大的身影被风扬起

高出四周的小屋之上。

在昏暗的桥上走过去的人们

经过圣人身边

和他们微弱的小灯。

在灰暗的空中飘过去的云层

经过教堂旁边

和它们那朦胧的塔影。

在方形的拦杆旁依立着的那人

望着黄昏的水流

双手凭着古老的石头。

1903年11月9日


在黄昏的夕阳下

在黄昏的夕阳下

我们曲着背坐在

长凳上,四周绿草如茵。

我们的胳膊无力地下垂着,

我们的眼睛忧伤地眨动着

行人穿著各色衣服,

在石子路上摇晃着散步,

头顶上是广大的天空,

它从远山伸向更远的山巅;

更远更远的山,更远更远的天。

1907年8月29日


你绝望了?

你绝望了?

是吗?你是绝望了?

你跑开?你想躲起来?

作家在谈论臭味。

穿白衣的缝衣女工在大雨中被淋湿。

(选自1910年日记)


由于虚弱……

由于虚弱的

缘故

我们用新的力量

攀登,

神秘的主

在等待,

直到孩子们

精疲力尽。

1912年9月15日

 

他们听见了……

他们听见了我主上帝的声音,

他在花园中走动,

因为白天已经变得清凉。

安息吧亚当和夏娃。

我主上帝创造亚当,

并给他的女人用皮子做衣让她穿上。

上帝对人的家庭的愤怒。

两棵树,

没有道理的禁令,

惩罚所有的(蛇、女人和男人),

优待该隐,上帝用说话仍然激怒该隐。

人想通过我的精神不再使自己受到惩罚。

在同一时刻人们开始用上帝的名义布道。

而在这时候他过着神的生活,

上帝将他驱逐,再也没看到他。

(选自1916年日记)


以撒的死命

在模糊的感觉里一只钟敲响。

倾听这声音,如果你进入这房间。

1916年7月14日


做梦和哭泣吧……

做梦和哭泣吧,可怜的家族,

找不到路径,失去了路径。

痛苦啊!是你晚上的致意,痛苦啊!早晨。

我不想要什么东西,只是想

从深渊伸出的双手里救出自己,

它将我这个无能力的人向下拖曳。

我重重地倒在了这双摊开了的手里

在群山的远处响着滔滔不绝的

慢条斯理讲话的声音。我们倾听着。

啊,地狱的鬼怪戴上

遮掩住的怪脸,紧紧压住自己的身躯。

长长的队列,长长的队列没有结束。

1916年7月19日

(选自1916年日记)


我不识……

我不识内涵,

我没有钥匙,

我不信谣传,

一切均可理解,

因为一切就是我自己。

1917年11月24日

(选自第三本八开本笔记)


触及什么,什么就破碎

我触及什么,什么就破碎。

服丧之年已经过去,

鸟儿翅膀耷拉下垂。

月亮裸露在清冷的夜里,

杏和橄榄树早已透熟。

岁月的善举。


小小的灵魂

小小的灵魂,

你在舞步中跳跃,

把脑袋放入温暖的空气中,

把脚从闪光的草丛中拔出,

草在风中有棱角地运动。

1918年春


这是第一铲……

这是第一铲,这是第一铲,

松散的泥土在我的脚前粉碎,

一个铃响了,一扇门在颤抖,

……


兀现的一些残余

兀现的一些残余。

在月光中的阳台下

幸福地分解了的四肢。

背景中有一些树叶,

黑黝黝好似发丝。

1920年9月21日


你从来不从……

“你从来不从这口井的深处提水。”

“什么水?什么井?”

“是谁在问?”

静默。

“是什么静默。”

 

我的渴望

我的渴望是远古的时代,

我的渴望是当前,

我的渴望是未来,

我带着这一切在路边警亭中死去,

一口直立的棺材,从来是

国家的一块财物。

克制自己,切勿将它打碎,

这是我此生的天职。 


奔驰吧,小马驹

奔驰吧,小马驹,

驮着我跑进不毛之地,

所有的城镇、乡村和可爱的溪流在沉沦,

尊严的是学校,轻狂的是酒肆,

姑娘的脸蛋在沉沦,被东方的风暴席卷而去。


服丧年已经过去

服丧年已经过去,

飞鸟的翅膀正耷拉下垂,

月亮在清冷的夜间裸露,

杏树和橄榄树早已成熟。


辘辘疾驰的车

啊,这里为我们预备了什么!

树林下的床铺和营地,

绿的浓荫,干的树叶,

阳光淡淡,香气潮湿,

啊,这里为我们预备了什么!

欲望将我们驱向何处?

成功也夫,失败也夫?

我们荒唐地把灰吮吸,

将我们的父辈窒息,

欲望将我们驱向何处?

欲望将我们驱向何处?

她从屋子卷了出去。


笛声在诱惑,清溪在诱惑。

你觉得想挽留的现象,

从树梢沙沙掠过,

还有花园主人在谈说。

在他的古老字符中我在寻找,

探究着那变化不定的剧蕴,

字句和疥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