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从毛泽东诗词领略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和战斗情怀

核心提示: 我们回顾毛泽东诗词的理想主义情怀、现实主义史诗品格、英雄主义战斗精神,就是要回顾和总结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伟大历程,深入领会中国共产党人的心路历程、革命意志与思想境界。

风展红旗如画

——从毛泽东诗词领略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和战斗情怀

康震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风展红旗如画

毛泽东诗词《长征》手稿。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优秀的革命者、建设者们,常常以笔为犁,以梦为马,用革命的诗词记录着伟大的理想信念、革命实践与战斗情怀,表现出昂扬的浪漫主义激情和英雄主义气概。毛泽东诗词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毛泽东诗词以革命浪漫主义的精神,充分抒发了共产党人崇高的理想主义情怀

1925年前后,大革命高潮风起云涌,青年毛泽东勇立潮头。他在橘子洲上,以一篇《沁园春·长沙》,讴歌壮丽的秋景,发出了时代之问:“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自古以来,文人诗作每逢秋景,不是寂寥就是伤悲。但毛泽东眼里的秋光,“不似春光。胜似春光”(《采桑子·重阳》),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展现出无限的创造力:“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这是为什么?因为此时此刻,抒情的主体不再是封建时代的王侯将相、才子佳人,而是革命的新青年和中国共产党人,他们的使命就是荡涤旧社会的污泥浊水,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创造“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世界、新社会。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回答无比坚定,是“风华正茂”的“同学少年”,因为他们是革命理想的象征,是新世界的开创者,只有他们才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只有他们,才能担负起“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崇高使命。

1936年2月,指挥红军东征的毛泽东,在陕北的一个小山沟里又写下《沁园春·雪》。北国的茫茫寒雪,在他如椽的巨笔下,气势恢宏,气象万千;北国的晴日,在他浪漫的想象中,“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当时的红军依然困难重重,但毛泽东对革命斗争充满激情,对革命前途、革命胜利充满信心。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俱往矣,那么,到底谁才是主宰历史浮沉的主人?谁才是这个时代的风流人物?毛泽东再一次回应十年前自己的时代之问:“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千百万劳动人民,无产阶级大众,才是历史和时代的真正主人。这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的历史观、英雄观、时代观,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制胜法宝和坚强保障。

毛泽东诗词以革命现实主义的风格,深情书写了中国革命与建设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与内在精神

毛泽东的诗词创作,好似一幅幅长篇画卷,浓墨重彩地记录了中国革命斗争与建设事业的伟大实践,特别是记录了若干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标志性事件,堪称一代诗史、史诗。比如“五四运动”时期的《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国共合作与大革命时期的《沁园春·长沙》《菩萨蛮·黄鹤楼》;中国共产党创建红军、五次反“围剿”时期的《西江月·井冈山》《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红军长征时期的《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抗日战争时期的《五律·挽戴安澜将军》;人民解放战争时期的《五律·喜闻捷报》《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以及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水调歌头·游泳》《卜算子·咏梅》《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等等。

可以说,每逢重大历史关头、历史事件,毛泽东必有诗作,必有吟咏,而这些诗作、吟咏当中,又往往必有高度概括、总结历史事件的警言佳句。随着岁月的迁转,这些警言佳句早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时时吟诵的名句名篇。比如,预见红军即将走出困境、迈向新途的诗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抒发红军长征伟大气魄的诗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发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号令:“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总结几十年来中国革命取得成功的奋斗精神:“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等等。这些充满强大战斗精神的火红诗句,这些高度凝练中国革命与建设各个不同阶段奋斗精神的史诗篇章,已经成为中国革命与建设事业最为鲜明的精神标识之一。

毛泽东诗词以革命英雄主义的气魄,生动刻画了共产党人高昂的战斗意志与斗争风骨

五次反围剿,敌强我弱,战斗是残酷的,但在毛泽东笔下,“当年鏖战急,弹洞村前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菩萨蛮·大柏地》)红军长征是中国革命与人类历史的英雄传奇。红军将士突破重重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终于取得伟大胜利。在毛泽东笔下,长征的千山万水,深沟险壑,不过是“泥丸”“细浪”,充分体现出藐视一切困难的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魄,展示了共产党人一往无前的革命斗志。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国际风云诡谲多变,世界局势动荡不宁,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也处在艰难的探索时期。面对来自国外的威胁、讹诈,毛泽东写道:“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这个世界,总有人制造不太平,总有人螳臂挡路,怎么办?一是不惧怕,二是敢斗争,要有“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战略魄力。面对国内的暂时困难,毛泽东写道:“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卜算子·咏梅》)虽然冰崖百丈,冬梅依然俏丽,这正是革命者无所畏惧的乐观主义精神。陆游在困难面前感到孤独寂寞,以失意文人的孤芳自赏来表白自己内心的坚守;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面对困难,则是以百倍的信心、顽强的斗志迎难而上、知难而进:“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春天不是在和煦暖风里降临,而是在风雨飞雪中走来,这里不再有“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独自一人的失意彷徨和暗自伤嗟,而是充满了“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万众一心、无所畏惧,“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众志成城、百炼成钢。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的战斗意志,斗争精神,它体现为“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藐视一切困难的战略定力,体现为敢于“扫除一切害人虫”的强大自信,体现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加快社会主义建设的坚定决心。

中国革命斗争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这一进程中表现出伟大的理想主义情怀、英雄主义斗志。毛泽东以他的壮丽诗篇对这一历史进程、伟大实践进行了高度概括与总结。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写下《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三十八年前,他在这里缔造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第一师,领导了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三十八年后,社会主义建设取得重大成就,又面临着种种重大挑战与考验。作为党和国家的领袖,毛泽东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与思考,也凝结在他的诗词中:“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三十八年过去,我们做了什么?“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我们改造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并将不断开启新的征程、不断创造新的奇迹。回顾历史,是为了总结经验,更好地创造未来:“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就是中国革命与建设事业伟大的历史总结,也是我们面向未来的前进动力。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也一定能够达到。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大会上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为中国革命诗词的杰出代表,毛泽东诗词正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道路的艺术概括,是对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的文学呈现,是对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改变中国人民命运、改变国家面貌的历史记录,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集中体现。

我们回顾毛泽东诗词的理想主义情怀、现实主义史诗品格、英雄主义战斗精神,就是要回顾和总结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伟大历程,深入领会中国共产党人的心路历程、革命意志与思想境界。步入新时代,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征程中,既要有“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战略定力,又要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进取精神,不忘昨天的苦难辉煌,无愧今天的使命担当,不负明天的伟大梦想,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作者:康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古代都城文化与古代文学及相关文献研究”首席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