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石川啄木诗选 (周作人译)

核心提示: 从前很容易生气的我的父亲 近日不生气了, 但愿他还是生气吧。

石川啄木(Ishikawa Takuboku,一八八六——一九一二)本名一,初在乡间当小学教师,月薪仅八元,流转各地为新闻记者。他死时年二十七。他的著作经友人土岐金田一等搜集,编为啄木全集,分小说诗歌及书简感想等三卷,于一九二〇年出板完成。(周作人)

周作人说:“他的短歌是所谓生活之歌,与他的那风暴的生活和暗黑的时代是分不开的,几乎每一首歌里都有它的故事,不是关于时事的也是属于个人的。日本的诗歌无论和歌俳句,都是言不尽意,以有余韵为贵,惟独啄木的歌我们却要知道他歌外附带的情节,愈详细的知道便有情味。”


石川啄木 诗选

周作人 译

第一辑:一握砂

爱自己的歌

在东海的小岛之滨,

我泪流满面,

在白沙滩上与螃蟹玩耍着。

不能忘记那颊上流下来的

眼泪也不擦去,

将一握砂给我看的人。

对着大海独自一人,

预备哭上七八天,

这样走出了家门。

一夜里暴风雨来了,

筑成的这个砂山,

是谁的坟墓啊。

在这一天,

我匍匐在砂山的砂上,

回忆着遥远的初恋的苦痛。

横在砂山脚下的、漂来的木头,

我环顾着四周,

试着对它说些话。

没有生命的砂,多么悲哀啊!

用手一握,

悉悉索索的从手指中间漏下。

湿漉漉的

吸收了眼泪的砂球,

眼泪可是有分量的呀。

一0

在砂上写下

一百余个“大”字,

断了去死的念头,又回来了。

一 一

醒了还不起来,儿子的这个脾气

是可悲的脾气呀,

母亲啊,请勿责备吧。

一三

我在没有灯光的房里;

父亲和母亲

从隔壁拄着手杖出来。

一四

玩耍着背了母亲,

觉得太轻了,哭了起来,

没有走上三步。

一七

少女们听了我的哭泣,

将要说是像那

病狗对着月亮号叫吧。

一八

在什么地方轻轻的有虫鸣着似的

百无聊赖的心情

今天又感到了

一九

觉得心将被吸进

非常黑暗的洞穴里去似的,

困倦的就睡了。

二0

但愿我有

愉快的工作,

等做完再死吧。

二一

在拥挤的电车的一角里,

缩着身子,

每晚每晚我的可怜相啊。

二二

浅草的热闹的夜市,

混了进去,

又混了出来的寂寞的心。

二三

想把爱犬的耳朵切了来看,

可哀呀,这也由于这颗心

对事物都倦了吧。

二四

哭够了的时候,

拿起镜子来,

尽可能的作出种种脸相。

二五

眼泪啊,眼泪啊,

真是不可思议啊,

用这洗过了之后,心里就想游戏了。

二六

听到母亲吃惊的说话,

这才注意了,——

用筷子正敲着饭碗呢。

二七

躺在草里边,

没有想着什么事,

鸟儿在空中游戏,在我的额上撒了粪。

二八

我的胡子有下垂的毛病,

使我觉得生气,

因为近来很像一个讨厌的人。

二九

森林里边听见枪声,

哎呀,哎呀,

自己寻死的声音多么愉快。

三0

耳朵靠了大树的枝干,

有小半日的功夫,

剥着坚硬的树皮。

三一

“为这点事就死去吗?”

“为这点事就活着吗?”

住了,住了,不要再回答了!

三二

偶然得到的

这平静的心情,

连时钟的报时听起来也很好玩。

三三

忽然感觉深的恐怖,

一动也不动,

随后静静的摸弄肚脐。

三四

走到高山的顶上,

无缘无故的挥挥帽子,

又走下来了。

三六

生气的时候,必定打破一个缸子,

打破了九百九十九个,随后去死吧。

三七

时常在电车里遇见的那矮个子的

含怒的眼睛,

这阵子使我感到不安了。

三八

来到镜子店的前面,

突然的吃惊了,

我走路的样子显得多么寒伧啊。

三九

不知怎的想坐火车了,

下了火车

却没有去处。

四0

有时走进空屋里去吸烟,

哎呀,只因为想

一个人待着。

四一

无缘无故的觉得寂寞了

就出去走走,我成了这么个人,

至今已是三个月了。

四二

把发热的面颊

埋在柔软的积雪里一般,

想那么恋爱一下看看。

四三

可悲的是,

给那满足不了的利己的念头

缠得没有办法的男子。

四四

在房间里,

摊开手脚躺下,

随后静静的又起来了。

四五

像从百年的长眠里醒过来似的,

打个呵欠,

没有想着什么事。

五0

有没有

用从高处跳下似的心情,

了此一生的办法呢?

五三

把人家敲门叫醒了,

自己却逃了来,多好玩呀,

过去的事情真可怀恋呀。

五四

举止装作非凡的人,

这以后的寂寞,

什么可以相比呢。

六〇

路旁的狗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我也学它的样,

因为羡慕的缘故。

六八

停住了筷子,忽然的想到,

于今渐渐的

也看惯了世间的习气了。

一二三

那天晚上我想写一封

谁看见了都会

怀念我的长信。

一四四

我所抱的一切思想

仿佛都是没有钱而引起的;

秋风吹起来了。

一四六

秋天来了,

从今天起我不想再和那肥胖的人

开口说话了。

 

一五三

轻轻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落下泪来的

那十四岁的春天,没法再回去呀。

一六九

现在已去世的姐姐的爱人的兄弟,

曾跟我很要好,

想起来觉得悲哀。

一九一

写好看的贺年信来的人,

和他疏远,

已有三年的光景。

一九八

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

少年时代的心情

轻飘飘的飞去了。

二二〇

我记起了那个女人:

有一年盂兰会的时候,

她说借给你衣服,来跳舞吧。

二三四

因了京城里的雨,

想起雨来了,

那落在马铃薯的紫花上面的雨。

二五一

故乡到车站去的路上,

在那河旁的

胡桃树下拾过小石子。

秋风送爽

二五八

读了就知道忧愁的书

给焚烧了的

古时的人真是痛快呀。

二六五

虽然是看惯的山

秋天来了,

也恭敬的看,有神住在那里吧。

二六八

在故乡寺院的廊下,

梦见了

蝴蝶踏在小梳子上。

二七七

秋日的天空寥廓,没有片影,

觉得太寂寞了,

有乌鸦什么的飞翔也好。

二七八

雨后的月亮,

湿透了的屋顶的瓦

处处有光,也显得悲哀啊。

二九二

九月也已经过了一半,

像这样幼稚的不说明,

要到几时为止呢?

难忘记的人们

四一七

没有什么事似的说的话,

你也没有什么事似的听了吧,

就只是这点事情。

四二四

到了马铃薯

开花的时候了,

你也爱好那个花吧。

脱手套的时候。

四三八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学会了装假,

胡须也是在那时候留的吧。

四四三

买新书来读的夜半,

这个快乐也是

长久的不能忘记。

四八四

在麦苗青青的斜坡的

山脚下的小路上

拾得了红的小梳子。

四九〇

从前很容易生气的我的父亲

近日不生气了,

但愿他还是生气吧。

五四三

我的友人啊,

今天也背着没有母亲的孩子

在那城址彷徨吧。

第二辑:可悲的玩具

《〈一握砂〉以后》

说想买书,想买书,

虽然没有暗地讽刺的意思,

试向着妻子说了。

六八

想叫它一夜里开花来看,

用火烤那梅花的盆,

却是没有开呀。

七〇

试拉着猫的耳朵,

喵的叫了,

听着惊喜的孩子的脸啊。

八一

好容易这个月也平安的过去了,

此外也没有贪图,

大年夜的晚上呀。

九二

向他说话没有回答,

仔细看时却在哭着呢,

那邻床的病人。

一〇九

不知怎的

总觉得自己是虚伪的硬块似的,

将眼睛闭上了。

一一四

常常这样的愿望:

干下一件什么很大的坏事,

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七四

好久没有这样了,

忽然出声的笑了——

觉得苍蝇搓着两手很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