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有些浪花逃出了河床

核心提示: 在中国 至少,我知道 有两条大河,不向东流 不向西流,不向南流 它们都向北——向北—— 一条叫做额尔齐斯河 一条叫做南渡江 从未留意它们的灯影桨声 从未留意它们的前浪后浪 我只在乎 它们向北——向北—— 这是挑战的姿态 它们一样养育牛羊 一样热爱风雨 一样欢送归帆 一样滋润乡野…… 大江东去——这是众河之选 我独北上——这是不二之选 啊,遥远的额尔齐斯河 啊,遥远的南渡江 我看见了一朵朵浪花逃出河床 有蹼的足踩着夏天的花 是的,玉渊潭里的野鸭

微信图片_20200612133735

 

有些浪花逃出了河床

 

在中国

至少,我知道

有两条大河,不向东流

不向西流,不向南流

它们都向北——向北——

一条叫做额尔齐斯河

 

一条叫做南渡江

从未留意它们的灯影桨声

从未留意它们的前浪后浪

我只在乎

它们向北——向北——

这是挑战的姿态

 

它们一样养育牛羊

一样热爱风雨

一样欢送归帆

一样滋润乡野……

大江东去——这是众河之选

我独北上——这是不二之选

 

啊,遥远的额尔齐斯河

啊,遥远的南渡江

我看见了一朵朵浪花逃出河床

有蹼的足踩着夏天的花

是的,玉渊潭里的野鸭

永远不会看到北极上空的光


(摄影、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