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长臂猿就在霸王岭上悲鸣落日

核心提示: 從文學藝術角度講,只有詩才能算藝術,其它都是世俗語言。 那麼中國古代文學最差的是四大名著,小朋友們可以不讀了,看小人書知道情節即可。 推薦從詩經到唐詩宋詞,其他都不能當文學讀。。。再推荐《一個人的詩經》……

希墨荐書:

從文學藝術角度講,只有詩才能算藝術,其它都是世俗語言。

那麼中國古代文學最差的是四大名著,小朋友們可以不讀了,看小人書知道情節即可。

推薦從詩經到唐詩宋詞,其他都不能當文學讀。。。再推荐《一個人的詩經》……

微信图片_20200424163420

长臂猿就在霸王岭上悲鸣落日

 

大海依旧深邃

煎熬依旧漫长

而我,依旧满足于肤浅的

飘荡,漂泊,漂流……

俨如出海的船还未回来

虽然,岸边并无深切的期盼

 

我愧疚于我懦弱太久

抵达大小洞天恐怕遥遥无期

大海忧伤的蓝

犹如肖邦的曲

一圈一圈的碧蓝,幽蓝,浅蓝

在逃逸与迁就的分界线上

 

梦里

依旧是一个浪接一个浪

在富饶,浑浩的南海之上

海市蜃楼是一种憧憬

也是一种陷阱

人生海海

 

鱼排,网箱,钓钩

……

仿佛枪口

仿佛瞳仁

当我在纸上写下:天涯海角

长臂猿就在霸王岭上悲鸣落日


(摄影/张希墨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