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窋窡

核心提示: 无聊的破壳 不要再碰到我了 ——珠在叹气,随后也是一笑 这是苦笑 看,岸边玫瑰的温柔 恰似春天的一次泪流 在密合的蚌壳里 珠不再倾听四方的声音 无论急促,还是踌躇 在潮水的动脉下面 珠的咏叹 常常随着日月起起落落 这浑浊的江,这浑浊的海 还有多少明珠暗投 正往无底的深渊坠...

微信图片_20200422122136

窋窡


珠在蚌里

它不再抱有一个秋天的期盼

原先,渴望慧目识珠

现在,渴望继续沉埋

但,沉埋,不是活埋

珠与觅珠的人

 

需要一段光阴,各自安贫乐道

有时,有人,一脚踢开蚌壳

还要嘲笑一下

瞧!无聊的破壳

不要再碰到我了

——珠在叹气,随后也是一笑

 

这是苦笑

看,岸边玫瑰的温柔

恰似春天的一次泪流

在密合的蚌壳里

珠不再倾听四方的声音

无论急促,还是踌躇

 

在潮水的动脉下面

珠的咏叹

常常随着日月起起落落

这浑浊的江,这浑浊的海

还有多少明珠暗投

正往无底的深渊坠落,坠落……

(诗/摄影:吴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蚌壳 沉埋 窋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