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黄昏,抚髀长叹

核心提示: 黄昏,抚髀长叹 马上,天黑 此刻,请允许鸦啼 允许雀噪,允许蛙鸣 大雨,从上午下到下午 已成强弩之末 雨下过的地方,草木葳蕤 哦,清明的雨 是一群阔别已久的亲人 重一下,轻一下 叩响了暮春的家门 我深爱的灵魂 任何一滴都是晶莹的,像琼玉 很久很久 只剩下月光,剩下月光下的...

QQ图片20200406180058

黄昏,抚髀长叹


马上,天黑

此刻,请允许鸦啼

允许雀噪,允许蛙鸣

大雨,从上午下到下午

已成强弩之末

雨下过的地方,草木葳蕤

 

哦,清明的雨

是一群阔别已久的亲人

重一下,轻一下

叩响了暮春的家门

我深爱的灵魂

任何一滴都是晶莹的,像琼玉

 

很久很久

只剩下月光,剩下月光下的酒

啊,时光过客也将永远是过客

对于2020之后

我,真的一无所知,原来

2019,算是一个好的年份

 

待在黄昏

就像待在李商隐的诗里

向晚……驱车……

酒过三巡,太阳就松手

它在故乡的海上卧下

停杯,抚髀长叹

 

(诗/摄影: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