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此刻,谁在去往长安的路上

核心提示: 世事难测 所以不测 “跟着走”是一种好的选择 不要在汉代筹划登月 不要在唐代研究电脑 不要在清朝高喊自由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人们向往这种境界,渴望在俗世中寻得一个僻静的角落安放自己。

QQ图片20200329175513

撰文 | 琳达

 

整整一生,多么漫长。蓦然回首,写诗而已。

若为24行诗,该从何写起?

 

“我已走到人生的中途。”吴再喜欢以但丁的《神曲》开头。诗人的黄昏,此时的心境:

 

或如但丁,“迷失于一片幽暗的森林”;

或如浮士德博士,年过半百仍在追问人生的意义;

或如孔子的修行次第,“五十而知天命”;

……

 

吴再诗人声称,后半生是前半生的升华。

 

唐代佛系诗人王维则说,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

 

QQ图片20200329175516

吴再

字三让,海南岛人,边缘诗人


三十岁之前,吴再已过完很多人的一辈子:考上名牌大学,副处干部,舞文弄墨,结婚生子……后来,背井离乡,四海为家……如今,他喜欢的是王维的诗——

 

QQ图片20200329175518

 

《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四十岁时,吴再开始写诗。之前的智慧诗,在吴再看来,只是箴言……

 

吴再写过一首超短的诗《弥勒佛》,全文只有两个字:

 



这首小诗随即被《读者》两次刊登,推荐,名噪一时,在四川的一个佛学院,被高僧大德作为“教材”。……期待吴再的“24行诗诗歌运动”硕果累累,滴水穿石的吴再,百折不挠的吴再……

 

QQ图片20200329175727_副本

此刻,谁在去往长安的路上


世事难测

所以不测

“跟着走”是一种好的选择

不要在汉代筹划登月

不要在唐代研究电脑

不要在清朝高喊自由

 

到了黄昏

自然而然,会有炊烟与归鸟

不用担心夕阳反弹

不用害怕黑夜犬吠

有家的人

自然而然,会有一杯温热的酒

 

人心叵测

那就不测

“躲着走”也是一种生存之道

不要苛责关羽放走了曹操

不要指望曾国藩放过洪秀全

不要期待李莲英写下《慈禧与我》

 

到了黄昏

自然而然

有人在去往长安的路上

有人遁入空山

春已过半

我们没有倾诉心事,只是举了举杯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