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怅望清明

核心提示: 天热了 热起来了——越来越热 不必担心倒春寒了 知了,对了,知了 母亲在电话里说 村里那棵海棠树上的知了 开始天天聒噪 好像无所不知 我想,知了的叫是因为热 人的叫,或许是因为冷 都叫吧 颇似火车爬坡,河流拐弯 站在夏天的门口 躺在旷野里的列祖列宗 还有我的爸爸,我的爷爷奶奶 一定纳闷 今年何以没有往年那么闹腾 我说的是清明节 原谅我们的不孝 这是一个百年一遇的清明节 活着的,提心吊胆 走了的,莫名其妙 所有的诡异,应该不是从一个 海鲜市场开

微信图片_20200328104956

 

怅望清明

 

天热了

热起来了——越来越热

不必担心倒春寒了

知了,对了,知了

母亲在电话里说

村里那棵海棠树上的知了

 

开始天天聒噪

好像无所不知

我想,知了的叫是因为热

人的叫,或许是因为冷

都叫吧

颇似火车爬坡,河流拐弯

 

站在夏天的门口

躺在旷野里的列祖列宗

还有我的爸爸,我的爷爷奶奶

一定纳闷

今年何以没有往年那么闹腾

我说的是清明节

 

原谅我们的不孝

这是一个百年一遇的清明节

活着的,提心吊胆

走了的,莫名其妙

所有的诡异,应该不是从一个

海鲜市场开始,亦非一只蝙蝠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