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谁人荷笠?谁人独归?

核心提示: 他用若即若离的语言表达他对大自然的体会,把他从自然里得到的创作与生命滋养,转化成滋养我们的艺术的、官能的、想象的色泽、形象、气味、氛围……” 中国诗人/诗歌评论家戴逢春(笔名金不唤)在仔细阅读新书后称,《一个人的诗经》是一部伟大的诗作,吴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新书《一个人的诗经》出版之后,引起了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目前,《深圳晚报》《新快报》《香港商报》《信息时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内蒙古日报》《港真杂志》《巴士底报》《香港阳光》《联合日报》(菲律宾)以及人民网、新浪网、搜狐网、星岛环球网纷纷在显著位置发表书讯与书评。由于新书广受好评,业已成为诗歌爱好者的必备之书。记者也注意到,这本新书重达6斤,将近1400P,大16开本。

深圳诗人江汉说:“在吴再的理性抒情之下,我们看到的未必是王维式、谢灵运式或陶渊明式的山水/田园诗风格,虽然他的确在这个绵长的中国山水诗传统里。他用若即若离的语言表达他对大自然的体会,把他从自然里得到的创作与生命滋养,转化成滋养我们的艺术的、官能的、想象的色泽、形象、气味、氛围……”

中国诗人/诗歌评论家戴逢春(笔名金不唤)在仔细阅读新书后称,《一个人的诗经》是一部伟大的诗作,吴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新书推荐

微信图片_20200314124759

|吴再,生于海南。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从事新闻,偶尔写诗。一个后天性的飞机恐惧症患者。

微信图片_20200314211545

谁人荷笠?谁人独归?

 

东山寺在珠江东岸

西山寺在珠江西岸

20年了

我在东岸

但没有东山再起

也知道,不辞长作岭南人的东坡

 

之后,去了海南

然后,离开儋州

最后,客死常州

而一棹飘然的我,依旧是旷野

穹顶,以及梦中的村落,渔火

以及一张过期的船票

 

落日之后

东山寺看不见了

西山寺看不见了

隐约之中,却看见苍苍竹林

听到杳杳钟声

谁人荷笠?谁人独归?

 

泠泠七弦

淡淡一生

诗里用过的词像古井青苔一样

陈旧,油滑

今夜:绿蚁,红泥,白纸,黑字

记忆还在故乡的沙滩上匍匐爬行


(诗/吴再  摄影/三让)

微信图片_20200314074240

本书精选了吴再近十年(2010—2019年)创作的2400首24行诗(每首一律24行,一律210字),是吴再新诗作品迄今最好的总结。吴再的强力之处在于他的独树一帜与锲而不舍,尤其是当今时代:他作为一个诗人既葆有中国特色的本土根底,又具有全球的开阔视野和胸怀。吴再的24行诗,体现了开新时代风气之先的气魄与才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