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青蛙不是蛤蟆

核心提示: 庚子之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地。在这样严峻的时刻,诗人是不是该有所表达?

等待抗疫胜利的喜讯 | 窈窕楼主

庚子之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地。在这样严峻的时刻,诗人是不是该有所表达?

福楼拜说,创作者必须摒弃整个世界,以蟹居于作品之中。他本人也是践行此道的。他赞许放弃人世的姿态,以便更好地投入到“作品的玩石”之中。

创作者必须摒弃整个世界,以蟹居于作品之中。

微信图片_20200229171546

福楼拜

朱利安·班比在《知识分子的背叛》中指出:“知识分子的作用不是去改变世界,而是忠实于理想,我以为这对于人类的道德是必要的(对于人类的审美,更是如此)。”如果这样的说法成立的话,那么我们要忠实的“理想”是什么呢?在灾难到来的时候,我们又要忠实于怎样的理想呢?读者不妨从吴再近期的创作中得到感悟。

“一旦你开始写作,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已经介入了。”——萨特《什么是文学?》

萨特强调作家要介入生活,文学要介入生活。我想,他所说的“作家”也正是基于知识分子这一角色的定位。在各种特定的时刻和环境中,作家介入生活是必要的,因为一个作家无论如何都是作为一个社会人而存在的。正如萨特所言:“作家处在的具体环境,就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他写的每一句话都要引起反应,连他的沉默也是如此。”

微信图片_20200229171618

诗人吴再(摄于疫情时期的香蜜公园)

吴再极其清醒地认识到了一个作家必须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创作,他说:“我不愿为自己写出来的诗歌感到羞愧,也绝不愿意说自己无病呻吟。”

微信图片_20200229171621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几乎在极短的时间内,在这诗歌的国度产生了大量的与此有关的诗歌。我们不禁要问:灾难之下,何为诗歌?吴再轻轻一笑:他写他的,我写我的。

微信图片_20200229171649

真正的诗歌,……其伟大在于重新找到、重新把握现实。

有一些人不知疲倦地以诗歌的面目出现在各种生活场景中,以为他们的到场就是完成了一项不朽的业绩。这些诗歌留下什么?是口水,是口号,还是陈词滥调?当然,吴再是严肃地对待这种类型的诗歌写作的,他的急就章显示的是个人才华。当这种书写成为文学真正的内在要求时,我们将会看到一批杰作出现。据不完全统计,吴再涉及到“新冠疫情”的诗歌已经突破100首。只是,不晓得这位勤奋的诗人何时结集出版关于全民抗疫的诗集?这本诗集一定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与纪念意义。

微信图片_20200229171655

博尔赫斯在《诗艺》中写道:

“ 要看到在日子或年份里有着人类往日与岁月的一个象征,要把岁月的侮辱改造成一曲音乐,一声细语和一个象征。 要在死亡中看到梦境,在日落中看到痛苦的黄金,这就是诗它不朽又贫穷,诗歌循环往复,就像那黎明和日落。”

作为诗人,吴再强调必须忠实于自己的真实感受,无限纷繁的世界将在他的生命中沉淀、分化、积累、激荡、发酵,直至重现显现、升华,凝固为他生命中的“一曲音乐,一声细语和一个象征”,通过对岁月萃取的改造来成就诗、完成诗。

微信图片_20200229171357

青蛙不是蛤蟆

 

青蛙叫了一整夜

这是二月

这是都市

我侧耳,确认

这是青蛙,不是蛤蟆

蛤蟆的声音比较难听

 

蛤蟆会在那里不知疲倦地议论天鹅

议论天鹅的三围

议论天鹅性感的嘴

议论哪只天鹅与哪只天鹅偷偷好上

说到这里

有些蛤蟆极为沮丧,有些略表愤怒

 

田鸡不是鸡

田鸡就是青蛙

青蛙喜欢没完没了地叫

叫春天,叫夏天,叫秋天

叫耕牛,叫耒耜,叫沃壤

青蛙叫得欢,丰年有希望

 

青蛙不是蛤蟆

人一走近,叫声就小了

甚至戛然而止

我不清楚青蛙何以进入小区

但我知道

这是它们最初的家园


(诗/吴再  摄影/曾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