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看啊!疯狂的翅膀

核心提示: 正如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此前强调的,非洲的蝗灾已经属于“国际层面”,需要国际捐助者们的支持。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密切跟踪境外蝗灾动态,并安排植保专业技术人员加强边境地区的蝗虫监测,严防境外沙漠蝗迁入危害,全面做好境内外蝗虫防控应对准备。

编者按:2月11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向全球预警,要求全球高度戒备正在肆虐的蝗灾,如蝗灾进一步扩大,千万人将因此面临饥荒的威胁。

有报道称,本次蝗灾始于也门,此后一部分跨海进入东非,一部分到达亚洲的巴基斯坦和印度,距中国仅一步之遥。目前,非洲、中东和南亚次大陆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进入紧急状态。

据肯尼亚地方当局表示,其东北部出现一个长60公里,宽40公里的蝗虫群。一般情况下,1平方公里的蝗虫群,可包含4000万到8000万只蝗虫,而每只蝗虫都可以吃下相当于自己体重的食物,一天之内可以吃掉3.5万人的口粮,所以蝗虫群所过之处,颗粒无存。

农田被啃食干净后,紧随其后的就是饥荒。粮农组织在此前警告说,这些蝗虫的“规模空前,破坏力巨大”,可能使数百万人没有食物。而联合国最新的数据显示,估计已有2400万人面临粮食短缺问题,仅在埃塞俄比亚,就有80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

据联合国估计,目前受灾最严重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三国,蝗虫数量已达到3600亿只,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打击、控制,到6月份将会增长500倍,并覆盖至少30个国家。正如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此前强调的,非洲的蝗灾已经属于“国际层面”,需要国际捐助者们的支持。[注:屈冬玉于2019年6月23日当选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第9位总干事,成为该组织历史上首位中国籍总干事。]

蝗灾不仅对粮食作物危害极大,还可能影响航空安全。

这次蝗灾到底有多严重?是如何发生的?中国会受影响吗?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蝗灾频发的国家,明成祖朱棣就颁布过《捕蝗令》,要求各地捕杀蝗虫。明代农学家徐光启曾言“惟旱极而蝗,数千里间,草木皆尽,或牛或毛,幡帜皆尽,其害尤惨过水旱”,并在著作《农政全书》里面总结了许多灭蝗的方法。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经济和科技实力的提升,蝗虫对农业影响日益降低,近几年只发生过小规模的东亚飞蝗隐患,均被很快扑灭。

放眼全球,许多国家都遭受过蝗灾的打击。

那么,本次严重的蝗灾会不会发展到中国,毕竟巴基斯坦和印度已经被“攻陷”?

据《瞭望智库》透露:有专家表示,很大部分的沙漠蝗成虫已经在巴基斯坦等国降落产卵,产卵后的蝗虫迁飞能力将会显著下降,而且受限于中国与巴、印接壤地区的地形,蝗虫很难越过高海拔的寒冷地区。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春季发生区的蝗群迁飞方向为印度—尼泊尔—缅甸—我国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考虑到我国边境地区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阻隔,蝗虫很难越过高海拔的寒冷地区。不过,由于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边境与尼泊尔和缅甸沙漠蝗发生区毗邻,不排除有少量蝗虫随季风迁入我国的可能,但造成危害的几率很小。

近年来,我国蝗虫监测预警和防治能力不断提升,防治技术属于世界领先水平,防蝗药械储备比较充足,国内蝗虫大面积暴发风险很低,危害可防可控。

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密切跟踪境外蝗灾动态,并安排植保专业技术人员加强边境地区的蝗虫监测,严防境外沙漠蝗迁入危害,全面做好境内外蝗虫防控应对准备。

鉴于目前新冠病毒肆虐,我们并不希望面临双线作战,所以,今日发表诗歌一首,算是敲敲警钟,以期未雨绸缪。愿是一场虚惊!

1

油画《庚子华夏:要有光》(作者:吴宜特/纽约)

 

看啊!疯狂的翅膀

 

蝙蝠之后,蝗虫来了

浩浩荡荡,密密麻麻

抗疫的人

仰望天空,仰望星空

是否也在估算

疯狂的翅膀,离我们多远

 

蝗灾

并不陌生

这次,始于也门,转头出门

一部分跨海进入东非

一部分到达巴基斯坦和印度

距离我们的家园仅一步之遥

 

并非哗众取宠

亦非危言耸听

不打无准备之仗,你才会赢

武汉,湖北……

谁还怀念“万家宴”

蝗虫在飞

 

一天最快能飞150公里

可以吃掉百万人口粮食

勿谓言之不预

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肯尼亚

蝗虫已达3600亿只

扫“蝗”打“飞”,一句笑话?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