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下个月,过年啦

核心提示: 也许 有人在12月31日的子夜 把它变成句号 也不稀奇 戛然而止的历史数见不鲜 有人昨天还是高高在上的大爷 今日,或昨晚 早已成了孙子 也不奇怪 谁会料到姜太公钓到天子 谁会想到孙逸仙结束天子 天下为公 原本不是一句套话——12月的风 还能让几人清醒 梦的矛盾,在不断推翻...

微信图片_20191202095525


下个月,过年啦

 

有些事情早已无关紧要

有些事物早已无关痛痒

十二月

只是一生中的一个分号;也许

有人在1231日的子夜

把它变成句号

 

也不稀奇

戛然而止的历史数见不鲜

有人昨天还是高高在上的大爷

今日,或昨晚

早已成了孙子

也不奇怪

 

谁会料到姜太公钓到天子

谁会想到孙逸仙结束天子

天下为公

原本不是一句套话——12月的风

还能让几人清醒

梦的矛盾,在不断推翻与重构之中

 

下个月

过年啦

那些奔波的游子在何处停步,回头

在楼与楼的对视里

在中年与老年的罅隙间

唯有故乡空空荡荡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