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

核心提示: 香港无雪 难免上火 有人在凛冽的风中 一边种树,一边伐木 有人忘了“唇亡齿寒” 有人隔岸观火,窃笑 凿空唐魂汉魄 在宵夜的碗里 盛满了刀碰撞的声音与鸩酒 看上去气色苍白的海 蜷曲在冬的黑暗之中 无人挺身而出 东临碣石的曹操没有了 独当一面的孙权没有了 三顾茅庐的刘备没有了 一个袁术,一个袁绍 何以撑起东汉倾斜的大厦 诸葛亮还在做梦 香港无眠 难免呻吟 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 不要再走这条路了 我枯坐在深圳河的此岸 等一帮孩子重返教室

微信图片_20191114110117

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

 

香港无雪

难免上火

有人在凛冽的风中

一边种树,一边伐木

有人忘了“唇亡齿寒”

有人隔岸观火,窃笑

 

凿空唐魂汉魄

在宵夜的碗里

盛满了刀碰撞的声音与鸩酒

看上去气色苍白的海

蜷曲在冬的黑暗之中

无人挺身而出

 

东临碣石的曹操没有了

独当一面的孙权没有了

三顾茅庐的刘备没有了

一个袁术,一个袁绍

何以撑起东汉倾斜的大厦

诸葛亮还在做梦

 

香港无眠

难免呻吟

东方的血成了西方解渴的可乐

不要再走这条路了

我枯坐在深圳河的此岸

等一帮孩子重返教室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