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为什么要写诗

核心提示: 诗歌在现实面前几乎毫无用处,它,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经济实惠。顶多是一些虚无缥缈词语分行。有人问我:诗能给你带来什么?它能给你留下什么?

一,思考与审视

诗歌在现实面前几乎毫无用处,它,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经济实惠。顶多是一些虚无缥缈词语分行。有人问我:诗能给你带来什么?它能给你留下什么?

诗人,曾经这个充满魅力和无穷想象的神圣名词,现在开始边缘化了。曾经不会写诗的大学生会成为笑话,现在会写诗的却成为了别人的笑话。

诗人像古代的先知一样被现代人放逐。当享乐的价值观成为主流时,似乎只有物质是实在的,精神的务虚被认为是一场命运的反讽。

贫穷一旦被资本裹挟,它一定会放大人性扭曲与社会之恶。陷入生活的恶性循环,在悖论和困境中不停地纠结、挣扎,只会变得愈加茫然。

二,一种精神向度

当物质经济达到一定程度后,人们的物质需求高度满足之后,物质不能满足人们的欲望之后,人类一定会去追求一种精神的东西。而诗歌是文学艺术的首选,诗歌在文学中具有独特的美学价值,它们语言优美而含蓄蕴藉,意境朦胧而深远,结构精巧而灵活,所以会成为人们关注的首选。

诗人阿多尼斯说:“当哲学沉默,当科学陷入迷茫,当一切知识都因为不能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而默不作声,艺术,尤其是诗歌,仍然对存在的未知有话要说。所以,诗歌,是所有的言说者都陷入沉默时的惟一言说者。”

像但丁,歌德,莎士比亚,普希金,惠特曼雪莱,艾略特,庞德,叶芝,屈原,陶潜,李白,杜甫,苏东坡就是这样的潜行者。

正是诗人的这种“存在”状态,本身构成了对物质世界的某种叛逆、某种挑战、某种蔑视,某种鞭策。

好的诗能够渗透读者的心灵,能影响读者去悄悄改变世界观。正如孔子说的:不读诗,何以言。诗人的本领就在见出常人之所不能见,读诗的用处也就在随着诗人所指点的方向,见出我们所不能见的东西。从读过陶渊明、华兹华斯诸人的作品之后,便觉得生活中有诗;从读过美国近代小说和俄国现代诗之后,便觉得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更有催人奋斗的诗意。

像马雅可夫斯基所说,写诗就要像从语言的矿藏中提炼出镭一样,然后燃烧和爆发,产生出一种震撼人心的辉煌的力量。

三,发出内心的声音

怎样把一首诗写好呢?

关键是你要建立起自己对现实世界的理解和对话 当然不是二元论的 面对诗歌要真诚, 要真实的去发现生活,而不是虚拟的在语言上去表演 ,所以很多诗看起来是假的,要发自内心,发出内心的声音来,但不要无病呻吟 不要泛滥情怀。要拿出内心真诚的与现实中的那些情感存在的理由进行比较,这就是一种认知和良知的发现,这是诗歌写作中最主要的问题。诗语言要放弃日常化模式,改变行进路线,偏离大众化的语言表达模式才是好诗歌的表达方式。

诗歌是诗人真实性情的流露,是诗人生命的自然运转和发挥;它为此在提供注释,为当下想象未来;它为生命的衰退而伤感,为灵魂的寂灭而疼痛。诗歌的存在是要告诉我们,在俗常的生活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生活,在凝固的精神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精神的可能。生活中发现出诗意,这恰恰是一个诗人所表现出来的非凡的艺术特质和能力。

四,如何呈现诗意

诗歌写作,首先要有诗意, 这是最基本的东西,那么,诗意是什么呢?诗意,是诗人用一种艺术的方式,对于现实或想象的描述与自我感受的表达。在情感立场上,有歌颂的,也有批判的;在表达方式上,有委婉的,有直抒胸臆的;诗意的存在关键是发现,甚至灵感并不是以语言形式呈现,我们在捕捉灵感的时候,诗意已有所丧失,因此凡是过多修饰与晦涩形容都是对诗意的一种拒绝。

诗意,其实就是情感与景场融合的一种精神的东西,诗一定是要有思想介入的 。

它要通过情境描写引伸到另一个层面,为干瘪的词语补上血肉和肌肤。你要从现场中找到可靠的载体去传达某些信息,这些信息的组合就构成了诗意的存在,诗意之中 你要针对写作对象去情感的融合,从物象中脱离对事物的理解,艺术的去呈现出来。不能直接跳出来或声嘶力竭地呐喊。

五,诗歌重在细节和现场

很多诗歌你只去感受到了就可以了,意象的存在其实是暗示与隐喻的元素,没有特指性。

其实很多意象没有具体的指向,都是散发效果的,虽然暗示和隐喻都是属于象征意义范围,但是没有象征那样有个性。

诗歌重在细节和现场,比如 瑞典著名诗人哈瑞·马丁松

有一段诗歌很震撼,他就是细节处理,以小见大。

《在海上》中,马丁松用寥寥数笔就摹写出一幅广大的图景:

在海上我们感到春天或夏天只是一阵风。

漂流的佛罗里达水草有时在夏天开花,

而某个春夜里一只琵鹭朝着荷兰飞去。

仅仅用两个清晰的细节:开花的佛罗里达水草和在春夜里飞入眼帘的琵鹭。马丁松就轻易地捕捉住一个广大的现象,写出大海上季节的变换。

马丁松精细的自然微缩画和他令人惊异的隐喻成为后来所有瑞典自然诗的精典。

面对诗歌主题 ,你不要强硬迫使自己去写, 要善于融入现场,要把你自己融入其中,你就是现场的所有有关的元素。你的话语就是事物存在的形式与状态 ,你要客观表现出来 ,让那些引申义,达到你所要的效果。

在一些平凡平常的事物面前,许多人无动于衷,为什么诗人在猝不及防之中就恢复了诗性体验,写出优美的诗篇。这时不关乎哲学的深意,单从文艺心理学上讲,这需要两个方面,一是要有发现诗意的能力,二是要保持写作的状态,由此获得的细节往往会带来的是诗的真正飞跃。

诗歌客观地存在世界万物中,是否能发现它并把它挖掘呈现出来。这需要有一颗一尘不染的诗心,一双无邪的天真的清澈的眼睛。有了它们,即使那些非诗的事物走过也能留下美丽的痕迹。于是一个常见的生活场景成就了诗人的真象。这时文字本身不重要了 ,文字只是符号或密码。那么你,感受到的是诗意隐藏的巨大内涵 ,是诗的真相。

六,写作必须尊崇真实性,善于发现

诗歌属于虚构的艺术,但贺拉斯认为,“虚构的目的在于引人欢喜,因此必须切近真实。所以说, 写作必须尊崇真实性 。一定要从真实出发, 不得胡思乱想 ,想象要有一定的目的性 ,要让你的诗歌有所立意, 但这不一定具备有意识的或强加的思维行动,好的诗歌是自然生发的,是一种和谐的生成。

正如诗人黄惠波说:“写诗,只是用我的笔把从心里流出来的句子记下来。”,“我从来不管诗歌,只管工作和生活,但当某一个时刻有诗歌来敲门时,哪怕已是夜深人静,我都会打开门来对它说:请进来!"

但,也不能摆脱思维的惯性常态化,还是在老旧的模式下去书写惯常的现象,这样只能是徒劳,因为你总是在复述过去的经验和回忆甚至是总结的现象,诗歌要善于发现。 发现是艺术的成分的介入 ,我倡导客观写作,中性表现,如何真实的去抵达本有的真实性和自然性,这是发现和自动写作的观念。什么是自动写作呢?就是自觉的去直觉的感觉事物的存在,而加以艺术化的处理,我们很多人还是在陈述直觉的经验,照搬记忆,那样是不行的,诗要有发现,没有发现和创造是不好的现象,你做了只是在复述陈旧的泛滥的情感 这种主我的体验只适合于个人 。

艾略特说:“诗人必须获得或发展对于过去的意识,也必须在他的毕生事业中继续发展这个意识,于是他就得随时不断地放弃当前的自己,归附更有价值的东西。一个艺术家的前进是不断地牺牲自己,不断地消灭自己的个性”。就我的阅读经验和写作经验来说,我越来越认同“只对一个人有价值的东西是没有价值的”这一观点。文学作品若仅仅只是狭隘意义上的个人的,那它必然不会成为伟大的作品,

当然 这不要排除真诚的意识观 真诚 不是唯一的主观意识 它的存在是一种赤裸裸的动机 你怎么样能够打动读者就怎么写 当然那 别人都了解了的经验和常识 就不要再说了 复述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 要出新,出新,就离不开角度,表达的角度很重要,关键是你怎么去推演,普通的角度也能推演出新的界面,怎么切入都行。角度 是语言的切面和点

但不可以太具体所言,太具体就界定了语言的界面,诗歌语言要有散发力,要让读者感到语言的包容性

但, 这里面绝对不是虚拟的成分,那是有载体的支撑 你要从真实的载体或媒介中找到可以转达的信息,这个信息是交给读者来感受和理解的 更是发展了你的文本意义。

七,诗歌精神

如果诗歌不能有感而发,也无法保持对生活的尖锐发现,如果对具体的精神展开不能有所承担,那么诗歌的进一步空洞化就势在必然。许多成名的所谓诗人,名家,词汇日益光滑,他们已经不能为我们提供质朴、诚恳的经验,相反,在一些底层民间卑微写作者身上,有时反而能发现他们是自由的、敏锐的,他们对写作也保持着深沉笃定的敬畏和清澈见底的诚实。而这些,其实正是诗歌的核心价值。很多诗人学会了精神担当,使写作伦理在诗中大面积复苏,大量诗人精神上扬,诗人在突出个体差异性的过程中,都能不约而同地深入时代,把诗视为精神家园,以虔诚的心态写作,他们在物质欲望的潮流中拒绝精神掠夺,始终保持一种严肃、清洁的诗歌精神,保持独立的思想空间,致力于日常生活的精神提升,开始了生活经验向诗性经验转化的表达,

这是新世纪诗歌最本质化的精神烙印。

文/戴逢春 

作者简介

戴逢春,笔名金不唤,中共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企业家日报》、《唐山文学》、《牡丹》、《青春岁月》、《北极光》、《参花》《汉字文化》入选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著有诗集《恩赐的非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