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一九九九年,海口之忆

核心提示: 一九九九年的海口 沙滩寂寞 千姿百态 怎么也用不到这座城市身上 西海岸的浪依旧浑浊 带着中年男子特有的油腻 江东,就像大稻田 红树林与海底村庄 是海口与文昌之间不可跨越的屏障 那年 有一份《海外时报》 头版,只做导读 那时,钟楼下面还没电单车 骑着铃木王的都是大爷 街上的茶楼 坐满了“数学家”与“预言家” 他们对于哥德巴赫猜想 不屑一顾 一九九九年 秋风乍起,我喝啤酒只喝虎牌 只要拍案而起 必然拂袖而去 很快被风吹到海峡之北 这是后话——塞翁

微信图片_20190321140305

©兵不厌诈,兵以诈立——擅长撒谎,才能跻身于“军事家”的行列。(图/毕加索 文/吴再) 

 

[原创诗歌] 

 一九九九年,海口之忆

吴再

 

一九九九年的海口

沙滩寂寞

千姿百态

怎么也用不到这座城市身上

西海岸的浪依旧浑浊

带着中年男子特有的油腻

 

江东,就像大稻田

红树林与海底村庄

是海口与文昌之间不可跨越的屏障

那年

有一份《海外时报》

头版,只做导读

 

那时,钟楼下面还没电单车

骑着铃木王的都是大爷

街上的茶楼

坐满了“数学家”与“预言家”

他们对于哥德巴赫猜想

不屑一顾

 

一九九九年

秋风乍起,我喝啤酒只喝虎牌

只要拍案而起

必然拂袖而去

很快被风吹到海峡之北

这是后话——塞翁无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