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小是一种境界

核心提示: 我们知道,整个世界文学史到目前为止被认为有三个高峰,第一个高峰是古希腊罗马的神话传说,第二个高峰是以莎士比亚为代表的十七世纪的英语的戏剧和诗歌,第三个高峰是十九世纪下半期俄罗斯现实主义小说,第三个高峰上的最高峰是列夫·托尔斯泰。

吴再进入的状态是,沉静、深郁、坚韧,甚至沧桑。他用力维护着一种高贵书写,保持洁癖一般,避免堕入语言的狂欢;他努力在个体经验、时代命题与形而上思考三者中,维持一个平衡。

吴再驾驭语言是老道、老练的。他的语言缜密、干净,看似透明却富有逻辑,惯于在极平常处暗藏机锋:一击即中,直抵心灵。

而其实,他又呈现出孤独,一种狮子于野兽群外独行的状态——他极少去碰触圈子里那些最能博得关注的时髦话题,他也不屑于通过站在草根一族而获得道德的优越感。他更多书写的是基于人的存在而产生的悲悯,以及人的个体性与社会性之间的悖论。

是的,“日常的感受”,这是吴再广泛的书写对象。于此,他获得无限大的题材与写法。于此,他能够避免知识分子式书写的虚假做作与凌空高蹈,他能够实实在在回到对人自身的关注;回到商业体系、现代生存语法里,触及最个体的人的最切肤的疼痛。

——推荐人:慕容晟晟(《鸟托邦》微刊主编

微信图片_20190320152315

小是一种境界

 

光阴荏苒

总会大浪淘沙

总会让一些人,一些事

走出记忆

包括今晚的月光

也会被银行家评定为“不值”

 

当了20多年编辑

还是无法编好自己的书

标题,导语,最后一段

迟疑,松散,没有激情

我,仿佛一条秋天的河

缓缓流向冬天

 

其实,只是无力顾及

坠入漩涡的“逐流者”

习惯一个人笑,一个人哭

习惯一个人坐地铁

从七号线农林站,坐到安托山

再转二号线抵达深康村

 

“我曾经爱过一切……”

办公室里

大家静如春草

我满足于细微的爱与抒情

庭院深深

总是有走不出雨巷的人

(吴再)

微信图片_20190320152319

中国现代国学大师钱穆说:“文学的意义,在于发现更高的人生。”电影的意义,也是如此。

我们知道,整个世界文学史到目前为止被认为有三个高峰,第一个高峰是古希腊罗马的神话传说,第二个高峰是以莎士比亚为代表的十七世纪的英语的戏剧和诗歌,第三个高峰是十九世纪下半期俄罗斯现实主义小说,第三个高峰上的最高峰是列夫·托尔斯泰。对于世界电影而言,好莱坞、奥斯卡也是高峰,我们何时可以攀越?

先看,先想,先拍,再说。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高峰 吴再 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