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过了冬天,我感恩所有的遇见

核心提示: 不仅仅诗,思的至深处依然是这人世的深情,是转瞬即逝的事物对永恒那无法遏止的渴望。

推荐语

不仅仅诗,思的至深处依然是这人世的深情,是转瞬即逝的事物对永恒那无法遏止的渴望。

在嘈杂的时代,有一批诗人避开盲从和商业的侵蚀,不断地在看似放弃的坚持里寻找着自我的平衡与个体的独立,寻求诗歌上的突破和创新。诗人吴再就是其中一个。

吴再有很多面,在他的作品里。深情、甜蜜、奇幻、侠骨柔肠、沉醉魅惑……每一个都是他,每一种风格都可以在诗里横冲直撞。

他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就算要贴标签也只能是自己给自己贴,绝对不允许别人随便贴。24行诗推出后,吴再给自己贴了一枚“文体改革家”的标签,“反自由”不是哗众取宠,不是刻意树什么旗帜。我猜想他只是极力在寻找合适的诗歌表现形式,希望自己能走在革新和突破的道路上,把自己的东西弄得越来越好玩儿。

吴再说,本想把日子过成诗,不忘看鸢飞鱼跃,结果不幸让自己陷在一滩烂泥里爬不出来。这时候的生活还真是应了叔本华那句概叹: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于是,他一直写诗。他说,这是“诗疗”!

 

——推荐人:慕容晟晟《鸟托邦》主编

微信图片_20190315110931

 过了冬天,我感恩所有的遇见


玫瑰睡了,月季睡了

海棠睡了,玉兰睡了

这个春夜,阿拉斯加也睡了

但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

一切都在月光下享受天伦之乐

我陪着女儿

 

她作业

我写诗

此时,尼泊尔的背包客

应该端起酒杯围着篝火

深邃的夜

总有一些高跟鞋不敢走的路

 

而在故乡,贝壳里的心事

一直在月光下闪烁

关于乡愁,谁也没有特效药

我要的爱

饱含五味杂陈的人生

过了冬天,我感恩所有的遇见

 

我还要出发

去一个有油菜花的地方

去华夏之母诞生的地方

去喝一杯酒

去见一个人

去玩

 

(图/章叶青 诗/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