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他们读懂了南渡江,北上

核心提示: ❖ 他们读懂了南渡江,北上 我分开海水前行 分开缤纷的珊瑚 我骑上鳌 版图上的岛就在不远 而在海里,苦涩的是火 是埋伏了一万年的儒艮 乡愁从最远的天涯赶来 压在舌尖下的钥匙难以打开 海底村庄古老的咒语 当年,帝国鼎盛 他们风华正茂,像一排排 青翠的椰树 他们从唐朝过来 他...

微信图片_20190313155926

推荐语

不仅仅诗,思的至深处依然是这人世的深情,是转瞬即逝的事物对永恒那无法遏止的渴望。

在嘈杂的时代,有一批诗人避开盲从和商业的侵蚀,不断地在看似放弃的坚持里寻找着自我的平衡与个体的独立,寻求诗歌上的突破和创新。诗人吴再就是其中一个。

吴再有很多面,在他的作品里。深情、甜蜜、奇幻、侠骨柔肠、沉醉魅惑……每一个都是他,每一种风格都可以在诗里横冲直撞。

他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就算要贴标签也只能是自己给自己贴,绝对不允许别人随便贴。24行诗推出后,吴再给自己贴了一枚“文体改革家”的标签,“反自由”不是哗众取宠,不是刻意树什么旗帜。我猜想他只是极力在寻找合适的诗歌表现形式,希望自己能走在革新和突破的道路上,把自己的东西弄得越来越好玩儿。

吴再说,本想把日子过成诗,不忘看鸢飞鱼跃,结果不幸让自己陷在一滩烂泥里爬不出来。这时候的生活还真是应了叔本华那句概叹: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于是,他一直写诗。他说,这是“诗疗”!

——推荐人:慕容晟晟《鸟托邦》主编

微信图片_20190313155825

 吴再,字三让,海南人,现居深圳,写作,上班。

 他们读懂了南渡江,北上

我分开海水前行

分开缤纷的珊瑚

我骑上鳌

版图上的岛就在不远

而在海里,苦涩的是火

是埋伏了一万年的儒艮

 

乡愁从最远的天涯赶来

压在舌尖下的钥匙难以打开

海底村庄古老的咒语

当年,帝国鼎盛

他们风华正茂,像一排排

青翠的椰树

 

他们从唐朝过来

他们从宋朝过来

他们,也从元朝过来

落败的王子,流浪如云

从民国开始

他们读懂了南渡江,北上

 

前生来世,无数次深情眼眸

淹没在浩瀚的海

椰风十里

藏匿一份入骨相思

我吟唱亲爱的椰树

还有,知彼知己的归帆

(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