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二月,海水撑起所有的船

核心提示: 二月,回家过年 这不是新闻 母亲在哪儿 家就在哪儿——几十年了 二月,我属于海岛 属于椰树摇曳的月光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110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118

二月,回家过年

这不是新闻

母亲在哪儿

家就在哪儿——几十年了

二月,我属于海岛

属于椰树摇曳的月光

二月,像岸边的礁石,伫立

等候远方的游子

而在海岛——四季如夏

偶尔,气温降到15度

人们就会像寒号鸟一样啼鸣

回到海岛,回到夏天

春天,二月春风

这些名词对于海峡之北管用

在海岛

依旧是拖鞋,背心,大裤衩

依旧是半夜三更的清补凉

依旧是日上三竿之后的茶

二月,海水撑起所有的船

疲倦的船可以靠岸

但不能上岸

船一上岸

就是废柴

二月,海岛与船都很休闲

——

吴再《二月,海水撑起所有的船》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122

二月,活着的静静站立。

鸟懒着飞翔,而灵魂

磨着山水,如同船

磨擦着它停靠的渡口。

——

[瑞典]特朗斯特罗姆《脸对着脸》

李笠/译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254

这故事是早已早己发生了的

在未有眼睛以前就已先有了泪

就已先有了感激

就已先有了展示泪与感激的二月

——

周梦蝶《二月》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254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

[俄]帕斯捷尔纳克《二月》

荀红军/译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345

在早晨的寒冷中

一只觉醒的鸟

更接近真理

而我和我的诗

一起下沉

书中的二月

某些动作与阴影

——

北岛《二月》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359

他隐身于二月的早晨,

围绕着罗马,缓慢地,朝着北方,

进入另一片空间,选取一个韵律

接近雪的时刻。

他被召唤到此刻已冻结的母狼之穴,

精神病院,肮脏和监狱,

黑色的、熟悉的彼得堡,不久前

从某人的言语中升起的彼得堡。

——

[立陶宛]托马斯·温茨洛瓦《纪念一位诗人。变奏》

高兴/译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418

到了二月,你是从哪里来的 

天上滚过春天的雷, 

你是从哪里来的 

不和陌生人一起来 

不和运货马车一起来 

不和鸟群一起来 

——

海子《四姐妹》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441

而今在这早春二月

又有什么慢慢使我断绝

那不自觉的阴暗的年光。

又有什么把可怜的温暖的生命

亲手交给了某一个人,

他却不知我昨天是个什么样。

——

[奥地利]里尔克《钟情人》

绿原/译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444

我看到

正是那片雪亮晶莹的大天空里

那寥廓刺痛的蓝色长天

斜对着太阳

有一群黑白相间的物体宽敞地飞过

挥舞着翅膀 连翩地升高

——

骆一禾《灵魂》

微信图片_20190201172504

街道在二月里开花。

这儿蜂鸟的婚礼飞行并不预示着春天。

只有忠实的枫树每年脱掉它的叶子。

因为没有理性,它的祖先单单地学会了这点。

——

[波兰]米沃什《魔山》

张曙光/译

Photo@吴再/吴宜聪/摄于海南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