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一个男人,忍受着一个羞辱

核心提示: 他等待着,但并不是没有 大量的麻烦如果让他去逗乐 一只夜莺用他的吉他。

QQ图片20180820160140_副本_副本1

©精明的撒谎者往往会在一大堆谎言中穿插一些他精心准备的“事实”。

(注明:本栏目的漫画来自语文课本;漫画解读文字均由吴再撰写)


[经典诗歌]

爱人


[美]奥哈拉  罗池 译

 

他等待着,但并不是没有

大量的麻烦如果让他去逗乐

一只夜莺用他的吉他。

 

他宁愿去呼叫安迪亚默!

可是唉呀!没有人会来

即便那颗露珠是完全的

 

适于道别。多么痛苦啊他捶打

他毛茸茸的胸脯!因为他是

一个男人,忍受着一个羞辱。

 

平庸的月亮就像是一只下流的

小柠檬挂上无所不在的

抽泣的枞树林,而假如那里有

 

一只天鹅在方圆半径

十二平方英里让我们

勒死它。我们,同样,忧虑重重。

 

他是一个男人如同你我,勃起

在又冷又黑的夜里。寂静

在操纵他的吉他笨拙得

 

如同一条湿巴巴的工装裤。

草地上如果满是蛇唾沫。

他独自一人热切地接纳了群星。

 

如果没有人向他奔来

走下引人入胜的悬梯,

向着他大腿上坚定的灯光,

 

我们确实很多麻烦,平躺的

脚板指向太阳,我们的脸

渐渐变小在庞大的黑暗里。

 

弗兰克·奥哈拉 | Frank O'Hara

1926—1966,纽约派重要诗人。其诗采用口语及开放的结构,开创了反文雅反高贵的诗风,影响很大。1966年不幸死于车祸。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