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谎言靠屠刀撑腰

核心提示: 我不应该再写诗了 留一点 给别人 或者,留一点,给80岁 90岁后的我——不要着急 现在的人不愁没有诗读

《三让诗舍》中国最美诗歌会所

QQ图片20180827145326

“中国第一家纯诗歌主题会所”(创建于2016年)

三让诗舍是一个纯粹的诗歌道场

这里,收藏着最多的诗歌书籍

这里,坚守着一位独树一帜的诗人

温馨提示:过生日,一定要到【三讓詩舍】。泛舟書海,思接千載。人生最大之捷徑——用有限的光陰翻檢無限的歲月。用精致的人生感恩父母给予的生命。。。我们送私房菜,送红酒,送蛋糕,送鲜花,还送让你惊喜不已的神秘礼物……


谎言靠屠刀撑腰


我不应该再写诗了

留一点

给别人

或者,留一点,给80岁

90岁后的我——不要着急

现在的人不愁没有诗读

 

《诗经》都没读完

《离骚》都没读懂

唐诗,也就“窗前明月光”

宋词,也就“明月几时有”

好像离开了明月,诗人都要下岗

好在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

还看24行

——终于,我遇到了24行

——终于,我吻别了24行

我还想吻别秋天

对于“寒江雪”

 

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不应该再出诗集了

在诗歌里,我反复操练的绝望

依旧无法把痛苦套现

谎言靠屠刀撑腰

一群羊又到了餐厅老板的手上

 

(吴再)

 

好的诗歌是七级浮屠


最得人心的诗是最具魅力的诗。是为天地立心的诗。

而什么语言会构成一个得人心的具有魅力的场,这是无法确定的。任何语言都存在这个可能,任何组合方式都存在着这个可能。在诗歌上,诗人必须承认不可知,诗歌具有巫术的特征。今天,世界上的一切都在量化,而诗也许是最后的无法量化的。这也是诗歌得以在技术时代独立并高踞于精神生活之巅的原因。

一首魅力四射的诗是一个塔。塔的基础部分人人可进可懂。个人的修养(心灵、感觉、阅读积淀、知识结构)决定你可以进入诗的哪一层。诗最核心的塔顶部分,只有少数人可以进入。但如果只有这个高处不胜寒的少数没有下面的基础,塔就飘在天上。

齐白石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媚俗的诗只有一层,欺世的诗只有飘在天上的尖。

   好诗是,其最大的一圈是引车卖浆者流都明白的汉语。其最小的一圈,是禅。好的诗歌是七级浮屠。深度属于最小最核心的一圈,最基础的部分,那个外沿只要懂汉语都可以进去。

一座塔是一个立体的场,也可以用佛教的“坛城”来比喻。“汉魏古诗,气象混沌,难以句摘。”王国维所谓“有篇无句”,是新诗气象。

一首诗就是一个语言的场,“篇终接浑茫”。就是语言已经被创造成为一个场,进入“意有所随,不可以言传”的境界。主题、意义、情绪、修辞、深度……都是小于场的东西,而这个场是心的在场,语言在这里已经消失。所谓得意忘言。又说到玄学了,确实,心是什么,在中国经验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无法定义。《论语》讲的就是心,但孔子始终只是在说心在人生中的不同状态。“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

诗是语言创造的一个存在之场,离开了这个场,诗就不存在。

场创造气象。有气象的诗就是王国维说的那种有篇无句的诗用意境、意象来说现代诗太小,白话诗的语言是比古典诗歌的语言更丰富、更深入细节、更具体的语言。因为在1840 年以后,中国已经不是古典的中国,汉语已经不是古典的汉语,汉语的空间被巨大地释放出来,这个空间过去被遮蔽在典雅的字文化中。

——本文节选自《还乡的可能性》,于坚/著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屠刀 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