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曾记否,爱情的欲火燃烧炽热

核心提示: 漫长的一天以金黄月亮结束, 月儿款款地升上白杨树中央, 这时它熏香的空气中弥漫着 濡湿的灯心草间沉睡的水香。

QQ图片20180820160140_副本

©脱掉时间的囚衣,让丰功伟绩万古流芳吧。


[经典诗歌] 

 

金黄的月亮


[法] 雷尼埃

郑克鲁 译

 

漫长的一天以金黄月亮结束,

月儿款款地升上白杨树中央,

这时它熏香的空气中弥漫着

濡湿的灯心草间沉睡的水香。

曾记否,咱俩在炎炎烈日之下,

踏着殷红的土地、折断的麦茬,

曾记否,咱俩踩着那干旱的沙,

留下的脚印像血印那样可怕,

曾记否,爱情的欲火燃烧炽热,

就在无望的痛苦撕裂的心房,

曾记否,燃烧我们的火焰熄灭,

灰烬对我们的夜晚多么芬芳,

曾记否,这艰苦的一天,在夜里,

被灯心草间沉睡的水汽熏香,

徐徐宣告结束的帷幕是升起

在白杨树梢变圆的金黄月亮?

 

亨利·德·雷尼埃 | Henri de Régnier,1864—1936,法国诗人。

 

[今日情史]

QQ图片20180820160319_副本1

1804 年8 月20 日,拿破仑致卡罗利娜:“接读玉札,很高兴。我常常愉快地想到你和你母亲。我愿意为你弟弟效劳,安排工作。从来信中知道你住在里昂附近。我有十足的理由责备你;当我在里昂时,你竟没有来看我。我是愿意见你的。请相信:能为你效劳是我矢志不渝的愿望。”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欲火 爱情 曾记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