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普希金最美的十二首诗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核心提示: 一阵喧嚣;田野的芦笛 打破了我幽居的宁谧, 伴随恋人可爱的倩影, 最后的梦幻飘然而逝。

微信图片_20180709162104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Пушкин

(1799年6月6日—1837年1月29日)

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

被誉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他出生于一个传奇的贵族家庭

家中藏书颇丰,结交文学名流

因此他从小就熟练掌握俄语和法语

童年时期创作的诗歌就已让他颇负盛名

在青年时期

他因思想进步、讴歌自由

两度受到沙皇流放

但他从未消沉,而是更加坚定地向往光明

他的作品热情洋溢、优美浪漫

充满了对自由、对生活的热爱

展现了俄罗斯民族乐观昂扬的精神

1837年,他因维护妻子、与人决斗而牺牲

举国震惊悲叹道:

“俄国诗歌的太阳沉落了!”

 

普希金诗十二首

汪剑钊  译 

 

致娜塔莎

美丽的夏天凋敝了,凋敝了,

明朗的日子正在飞逝;

黑夜那绵绵的迷雾

在打盹的影子上弥漫;

肥沃的田野一片空旷,

嬉闹的小溪变得冰凉;

蓊郁的森林愁白了卷发;

天穹显得黯淡而苍茫。

心爱的娜塔莎!你在哪里?

为何见不到你的踪影?

莫非你不愿和知心的朋友

分享那共同的时光?

无论在波光粼粼的湖面,

还是在芬芳的椴树荫下,

无论清晨,还是傍晚,

我都见不到你的倩影。

很快,很快,寒冷的冬天

就要造访森林和田野;

在烟雾缭绕的农舍里,

炉火很快将熊熊燃烧;

但我还是见不到迷人的她,

仿佛笼子里的一只黄雀,

沮丧地独坐在家中,

深深地怀念我的娜塔莎。

 

秋天的早晨

一阵喧嚣;田野的芦笛

打破了我幽居的宁谧,

伴随恋人可爱的倩影,

最后的梦幻飘然而逝。

夜的影子已经溜出天空,

朝霞升起,闪烁着昼光,――

我的周围是一片空旷……

她已离去……我彷徨在岸边,

晴朗的黄昏,她经常在此漫步;

在岸边,在如茵的绿草地上,

我却找不到一点她的芳踪,

她美丽的纤足留下的足迹。

我忧伤地徘徊在密林深处,

不停地念叨着天使的名字;

我呼唤她,――只有空寂的山谷

远远地回应着这凄凉的声音。

我充满了幻想来到小溪旁;

溪水仍然在慢慢地流淌,

水面却不见那难忘的倒影。

她已离去!……我和心上人

暂别幸福,直到甜蜜的春天来临,

秋天那一只冰凉的手

摘除了白桦和椴树的树冠,

它在光秃的密林中喧响;

黄叶不分昼夜地在那里旋转,

白雾覆盖着冰凉的波涛,

偶尔划过秋风短促的唿哨。

田野,山冈,熟悉的密林!

啊,神圣的寂静守护神!

我那忧愁和欢乐的见证者!

你们已被遗忘……直到甜蜜的春天来临! 

真理

亘古至今,智者们一直在寻找

真理那被遗忘的痕迹,

他们无休无止地在解释

老人们代代相传的传说。

他们坚信:“赤裸的真理

就秘密地潜伏在泉井深处。”

他们友好地畅饮着井水,高喊:

“一定能在这儿找到真理!”

可是,有人――死者的恩人

(仿佛就是醉汉老西林),

成了他们愚笨的见证人,

不堪那井水和叫喊的折磨,

抛开了我们愚昧的念头,

他第一个想到了美酒,

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发现真理恰好在杯底。

 

不曾到过异邦却心存向往

不曾到过异邦却心存向往,

而对熟悉的故土却诸多责难,

我总在说:在我的祖国,

哪里有真正的智慧,哪里有天才?

哪里有灵魂高贵的公民,

为炽热的自由而大声疾呼?

哪里有这样的女人――热情、迷人,

又生动活泼,她的美丽并不冷酷?

哪里能找到无拘无束的交谈,

快乐、自由,而又才气横溢?

我和谁无须作冰冷而空洞的应酬?

祖国啊,几乎让我感到了仇恨――

可是,昨天,我见到了高利金娜,

从此,我不再对祖国有任何怨言。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普希金 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