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依依,辽阳音信稀,梦中归。

核心提示: 开头两句平列四种景物,显示春昼、鸳啼、花飞、雨洒的环境,接着用“金带枕、宫锦、凤凰帷”三种饰物突出女主人公室内华美的陈设,上片景物和饰物之间没有承接的关系,又没有感情的融注,使人只觉得是丽辞的堆积,后四句却比较好。以蝴蝶依依双飞,兴起自己的孤独,触发对征夫的怀念。”辽阳”点明所忆的是征夫,“音信稀”是现实,“梦中归”是无可奈何的想象。

诉衷情·莺语  唐:温庭筠

莺语,花舞,春昼午。

雨霏微。

金带枕,宫锦,凤凰帷。

柳弱蝶交飞。

依依,辽阳音信稀,梦中归。 

微信图片_20180606102832

【注释】

⑴莺语三句——意思是,莺啼叫,花飞舞,正是春天中午时。

⑵霏微(fēiwēi菲围)——细雨弥漫的样子。

⑶金带枕——以金带妆饰的枕头。曹植《洛神赋》李善注:“帝示植甄后玉缕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

⑷宫锦——皇宫中所用锦绸之类,这里指床上用的被垫均用宫锦所制,言其富丽。

⑸凤凰帷——绣有凤凰的帷帐。

⑹辽阳——今辽宁省辽河以东,当时是边防要地,征戍之人所居。崔道融《春闺诗》:“辽阳在何处?莫望寄征袍。”沈佺期《古意》诗:“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⑺梦中归——梦中见到征夫归来。

【赏析】

这首是写思妇对征夫的怀念。

开头两句平列四种景物,显示春昼、鸳啼、花飞、雨洒的环境,接着用“金带枕、宫锦、凤凰帷”三种饰物突出女主人公室内华美的陈设,上片景物和饰物之间没有承接的关系,又没有感情的融注,使人只觉得是丽辞的堆积,后四句却比较好。以蝴蝶依依双飞,兴起自己的孤独,触发对征夫的怀念。”辽阳”点明所忆的是征夫,“音信稀”是现实,“梦中归”是无可奈何的想象。

【作者】

温庭筠(约812年-约866年),本名岐,艺名庭筠,字飞卿,男,汉族,唐代并州祁县(今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晚唐时期诗人、词人。唐初宰相温彦博之后裔。出生于没落贵族家庭,富有天赋,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有“温八叉”之称。

温庭筠多次考进士均落榜,一生恨不得志,行为放浪。曾任随县和方城县尉,官至国子监助教。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浓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少数作品对时政有所反映。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有 《花间集》遗存。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其词作更是刻意求精,注重词的文采和声情,被尊为“花间词派”之鼻祖。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辽阳 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