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留给谁呢,我的银镯

核心提示: 我怀着蜜爱柔情— 因为我即将离开人世, 我一直在仔细思忖: 留给谁呢,这狼皮大衣, 留给谁呢,这暖和的羊毛围巾, 这雕有猎犬的精美手杖, 留给谁呢,我的银镯, 上面绿松石镶满……

QQ图片20180702111929_副本1

©有些衣服穿在身上,有些衣服穿在心上

[经典诗歌] 

 

我怀着蜜爱柔情


[俄] 茨维塔耶娃

陈永桂 译

 

我怀着蜜爱柔情—

因为我即将离开人世,

我一直在仔细思忖:

留给谁呢,这狼皮大衣,

留给谁呢,这暖和的羊毛围巾,

这雕有猎犬的精美手杖,

留给谁呢,我的银镯,

上面绿松石镶满……

还有,这盆花,这札记,

我已经无法保存这些……

还有你,我的最后一个长夜—

我的最后一首情诗!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1892—1941,俄罗斯女诗人。


[今日情史]

QQ图片20180702112045

1934 年7月2日,法国画家巴尔蒂斯致安托瓦内特:“我宁愿死去千百回,也不愿看到你溅上我正挣扎于其中的泥淖。我再说一遍,我的幸福并不重要,你的幸福和安逸才是我唯一在意的。”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银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