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叶芝最美的20首诗丨当你老了

核心提示: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微信图片_20180614143744

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1865年6月13日~1939年1月28日),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著名的神秘主义者,是"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也是艾比剧院(Abbey Theatre)的创建者之一。

叶芝的诗受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神秘主义、象征主义和玄学诗的影响,演变出其独特的风格。叶芝的艺术代表着英语诗从传统到现代过渡的缩影。1923年12月10日,因“其高度艺术化且洋溢着灵感的诗作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灵魂”,58岁的叶芝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他是获得这一奖项的第一位诗人。1934年,他获得歌德堡诗歌奖。

叶芝诗选

湖心岛茵尼斯弗利岛

我就要起身走了,到茵尼斯弗利岛,

造座小茅屋在那里,枝条编墙糊上泥;

我要养上一箱蜜蜂,种上九行豆角,

独住在蜂声嗡嗡的林间草地。

那儿安宁会降临我,安宁慢慢儿滴下来,

从晨的面纱滴落到蛐蛐歇唱的地方;

那儿半夜闪着微光,中午染着紫红光彩,

而黄昏织满了红雀的翅膀。

我就要起身走了,因为从早到晚从夜到朝

我听得湖水在不断地轻轻拍岸;

不论我站在马路上还是在灰色人行道,

总听得它在我心灵深处呼唤。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它的赧颜。

 

在柳园那边

在柳园那边,我和我爱曾经遇见;

她走过柳园,踩着雪白的小脚。

她叫我对爱情放轻松,像树上生长的柳条;

但我太年轻太傻,无法同意她的话。

在河边的草地,我和我爱曾经并肩而立,

在我斜斜的肩膀,她搁过雪白的小手。

她叫我对生活放轻松,像河堰上生长的青草;

但我那时太年轻太傻,如今只有满眼泪水。

 

柯尔庄园的天鹅

树木披上了美丽的秋装,

林中的小径一片干燥,

在十月的暮色中,流水

把静谧的天空映照,

一块块石头中漾着水波,

游着五十九只天鹅。

自从我第一次数了它们,

十九度秋天已经消逝,

我还来不及细数一遍,就看到

它们一下子全部飞起.

大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

形成大而破辞的圆圈翱翔。

我凝视这些光彩夺目的天鹅,

此刻心中涌起一阵悲痛。

一切都变了,自从第一次在河边,

也正是暮色朦胧,

我听到天鹅在我头上鼓翼,

于是脚步就更为轻捷。

还没有疲倦,一对对情侣,

在冷冷的友好的河水中

前行或展翅飞入半空,

它们的心依然年轻,

不管它们上哪儿漂泊,它们

总是有着激情,还要赢得爱情。

现在它们在静谧的水面上浮游,

神秘莫测,美丽动人,

可有一天我醒来,它们已飞去。

哦它们会筑居于哪片芦苇丛、

哪一个池边、哪一块湖滨,

使人们悦目赏心?

 

去水中的一个小岛

羞羞的,羞羞的,

羞羞的我的心上人,

羞羞地在炉火前忙碌,

忧心地躲在一旁。

她端来一只只碗碟,

把它们叠成一摞。

多想去水中的一个小岛

我愿带她一起走

又取来一根根蜡烛,

把遮帘的房间点亮,

羞羞地站在门道,

又羞羞地在阴暗里;

羞羞地像一只兔子,

贤惠又害羞。

多想去水中的一个小岛

我愿带她一起飞。

 

他给爱人送去几行诗

你用一只金簪别住长发,

并束紧每一缕散乱的卷绺;

我叫我的心拼凑这些拙劣的诗:

它潜心笃志,日复一日

用古老时代的战争

造出一种哀愁的美。

你只需抬抬白如珍珠的小手,

束紧你的长发,然后叹息一声,

所有的男人都会心脏燃烧狂跳;

烛光般的浪花冲刷迷蒙的沙滩,

群星攀上滴露如雨的夜空,

一切只为了照亮你途经的双脚。

 

他但求天上的霓裳

要是我有那天上的锦绣霓裳,

织满金黄和银白的光芒,

那蔚蓝和薄暮以及幽冥的霓裳

刺绣着夜晚和白昼以及半暗半明,

我会把这霓裳铺在你的脚下:

但是我很穷,手里只有梦;

我已把我的梦铺在你的脚下;

轻些踩啊,因为你踩着的是我的梦。

 

驶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互相拥抱;那垂死的世代,

树上的鸟,正从事他们的歌唱;

鱼的瀑布,青花鱼充塞的大海,

鱼、兽或鸟,一整个夏天在赞扬

凡是诞生和死亡的一切存在。

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

万古长青的理性的纪念物。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

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为了它的

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可是没有教唱的学校,而只有

研究纪念物上记载的它的辉煌,

因此我就远渡重洋而来到

拜占庭的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立于上帝的神火中,

好像是壁画上嵌金的雕饰,

从神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请为我的灵魂作歌唱的教师。

把我的心烧尽,它被绑在一个

垂死的肉身上,为欲望所腐蚀,

已不知它原来是什么了;请尽快

把我采集进永恒的艺术安排。

一旦脱离自然界,我就不再从

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形状,

而只要希腊的金匠用金釉

和锤打的金子所制作的式样,

供给瞌睡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者就镶在金树枝上歌唱

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贵族和夫人听。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叶芝 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