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沈从文: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核心提示: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沈从文(1902.12.28——1988.5.10),原名沈岳焕,字崇文,湖南凤凰县人。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

情书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 

永远不会老去,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 

我十分犹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 

反观人生。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 

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 

我也安慰自己过, 

我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无题

妹子,你的一双眼睛能使人快乐,

我的心依恋在你身边,比羊在看羊的

女人身边还要老实。

白白的脸上流着汗水,我是走路倦了的人,

你是那有绿的枝叶的路槐,可以让我歇憩。

我如一张离了枝头日晒风吹的叶子,半死,

但是你嘴唇可以使她润泽,还有你颈脖同额。


我梦到手足残缺是具尸骸,

不知是何人将我如此谋害?

人把我用粗麻绳子吊着颈,

挂到株老桑树上摇摇荡荡。

仰面向天我脸是蓝灰颜色,

口鼻流白汁又流紫黑污血;

岩鹰啄我的背膊见了筋骨,

垂涎的野狗向我假装啼哭。


生着气样匆匆的走了,

这是我的过错罢。

旗杆上的旗帜,为风激动,

飏于天空,那是风的过错。

只请你原谅这风并不是有意!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沈从文 年龄 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