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翠翠也到城里去了

核心提示: 我的孤独 不是别的 ——是荷花在沉默中 又开了一朵 是诗人在无边的喧嚣中 无话可说

微信图片_20180510115245

翠翠也到城里去了

作者:吴再

 

我的孤独

不是别的

——是荷花在沉默中

又开了一朵

是诗人在无边的喧嚣中

无话可说

 

甚至,无书可读

《边城》里的翠翠也到城里

洗脚去了,故宫又悄悄多了

一个研究古代服饰的人

我的痛苦

不是别的

 

——是渔夫泛舟,又喝下一杯

却依旧不见彷徨的屈子

不见去意已决的渊明

不见丢魂落魄的商隐

夏天的雨,越下越大

灯盏之下,渔夫带着旋转的酒意

 

怀抱后裔射下的太阳

怀抱精卫填掉的大海

我的惆怅,不是别的

——是八十年代的蝴蝶

把我带到一个渔夫的梦里

像极了一场芙蓉镇的爱情

 

[今日情事]

     1807年5月10日,拿破仑致约瑟芬:“我只爱我善良的、执拗的、爱撒娇的小约瑟芬,她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到迷恋。”两个人初相识便一见倾心,拿破仑对约瑟芬表现出“几乎达到了发狂地步的强烈爱情”,想要和她厮守终身。  

微信图片_20180510115623

拿破仑(1769-1821)  约瑟芬(1763-1814)  

[今日一事]

1988年5月10日,著名文学家沈从文逝世。   

微信图片_20180510115630

 沈从文(1902-1988)

读本推荐

沈从文《从文家书》

微信图片_20180510115636

在沈从文的作品中,湘西是一个想象的王国,正像福克纳笔下的约克纳帕塔法那样。从积极意义上讲,沈从文作品的基础是他对当地情况有深刻理解。他的地区并不大,他跟当地掌权者大都不是亲戚,就是相识。因此,他的地区小说以江河小说的形式提供一部短短的历史。作品在体现中国西南地区人民的政治情况上比福克纳的作品在体现美国南部的政治情况显得更充分。作品并没有因为主观性而丧失了可读性,或降低了它注释历史的力量。沈没有袭用中国古代文学中描写地区性的自我形象和地方色彩的陈旧写法。美国的传统南方作家写了地方风物木兰、模仿鸟、骑士神话,沈的作品中也写了艾草、龙船、巫师、侠客,沈通过这些特点把湘西描绘成古代楚民族的后裔,他写这些风物是为了创造一种新的文学。他可能是写湘西神话的第一位现代小说家。总有一天人们会承认他是第一个用现代散文来创作地方色彩小说的作家。

美国学者金介甫(Jeffrey C. Kink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