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薛定谔的猫与义和团的拳

核心提示: 深港之间,傲世独立。诗舍离繁华闹市仅一步之遥,读者可以一边听着《滚滚红尘》,一边品读书香。

微信图片_20180408094136

薛定谔的猫与义和团的拳

作者:吴再

 

我们怀念没有红绿灯的时代

谁说那是落后

一堆罚款单

难道就是进步吗

同样,我们怀念薛定谔的猫

怀念他的风流

 

他的我行我素

他的不屑一顾

他的著名的猫

——拿个诺贝尔奖,算什么

一个怀疑接着一个怀疑

也不算什么

 

量子力学与非量子力学

算是情敌——学会让

红玫瑰与白玫瑰相得益彰

在一列失去了方向的火车上

任何旅客都是

薛定谔的猫

 

或许,也可以说

是义和团的拳

你一拳,我一拳,刀枪不入

至今,有人还信——事情

没有任何变化——只要贾母

还在,甄宝玉就不会是贾宝玉

 

吴再,字三让,人送雅号“诗痴”。199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诗人、学者、作家、传媒人。研究范畴涉及中国国情、中共党史、汉语词典、足球产业、全球名人、世界诗歌、海南文化、商会建设、现代传媒、宗教信仰等领域。事迹入选海南省档案馆主编的《海南英才——广东篇》一书(南方出版社)。

作品《向中国共产党学习》被评为“2010年度全行业优秀畅销品种”获奖图书,“红色智慧四部曲”被评为“2011年度全行业优秀畅销品种”获奖图书,并且被评为2011年南国书香节“阅读盛典”颁奖图书,“红色智慧四部曲”一套四本全部荣获“2012年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

2016年,荣获全国鲁藜诗歌奖。2016年,荣获深圳市群文优秀诗歌奖。2017年,有14件作品入选《中国当代微散文精品》一书(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作品被《读者》《杂文选刊》等多次转载,并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最佳杂文等选本。

 

埃尔温·薛定谔(Erwin Schrödinger,1887~1961),奥地利物理学家,量子力学奠基人之一,发展了分子生物学。维也纳大学哲学博士。苏黎世大学、柏林大学和格拉茨大学教授。在都柏林高级研究所理论物理学研究组中工作17年。因发展了原子理论,和狄拉克(Paul Dirac)共获193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又于1937年荣获马克斯·普朗克奖章。

据穆尔的传记看来,薛定谔似乎是一位性情中人,或者说一位多情种子,他的感情生活与他的猫一样神秘。他毕生陷于恋情的漩涡与纠葛中。不计青少年时期的情窦初开和数次情感遭遇,即使在33岁那年成婚后,他仍然是激情充溢,外遇不断,其对象既有已婚的研究助手的妻子,也有年方二八的他曾辅导过数学的女中学生,既有闻名遐迩的演员和艺术家,也有年轻的政府职员,而这种浪漫风流一直持续到年逾花甲,并且有不止一个非婚生的孩子。对于每一段情感履历,他都非常投入,并为此创作了不少缠绵的情诗。但奇怪的是,生活在维也纳和都柏林这样宗教色彩很浓的地方,他竟然能全然不顾忌传统礼数,认为这是他个人的自由,甚至设想过一妻一妾的生活;而同样令人称奇的是,他与其原配安妮的婚姻历经这种种事端,竟然能白头到老,而且安妮还亲自照料了他非婚生孩子的婴儿期。或许这与安妮自己没有孩子不无关系,但即便如此,这种薛定谔式的爱情,这样的家庭关系,与我们头脑中的科学家形象,恐怕还是会有很大反差,相去甚远的。

“薛定谔的猫”是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于1935年提出的有关猫既是死的又是活的著名思想实验的名字,它描述了量子力学的真相。

“薛定谔的猫”假设了这样一种情况:将一只猫关在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密闭容器里,如果镭发生衰变,会触发机关打碎装有氰化物的瓶子,猫就会死;如果镭不发生衰变,猫就存活。根据量子力学理论,镭的衰变存在几率,放射性的镭处于衰变和没有衰变两种状态的叠加,猫就理应处于死和活的叠加状态,这就是所谓“薛定谔的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义和团 薛定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