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诗歌 > 正文

送词

核心提示: 作诗讲究气象,诗之气象如山峦之有云烟,江海之有波涛,夺魂摄魄每在于此。做学问也要讲究气象,学问的气象如释迦之说法,霁月之在天,庄严恢宏,清远雅正,不强服人而人自服,无庸标榜而下自成蹊。

微信图片_20180408093055

送词


不要“糖诗”

我要“送词”

糖太黏糊,粘牙

而在不安的清明,我送走了

雪,送走了梅,送走了故乡

送走了被误解的风情

 

我还要送走灾难的预感

送走苏维埃帝国的后尘

就留下一个太阳,一个月亮

一个还没建省的热带宝岛

还要留下《诗经》《百年孤独》

与《最后一个匈奴》

 

当无数个昨天陨落成大地的豁口

我终于想说:走

去公园散步

去喝咖啡

去给香蜜湖的莲花拍几张照

更久以前,我们想去乌托邦

 

我不再喜欢“故乡”这个词

我更怀念油菜花与青海湖

怀念寒山寺

怀念北京

有空

再去

 

(吴再)

微信图片_20180408093059

作诗讲究气象,诗之气象如山峦之有云烟,江海之有波涛,夺魂摄魄每在于此。做学问也要讲究气象,学问的气象如释迦之说法,霁月之在天,庄严恢宏,清远雅正,不强服人而人自服,无庸标榜而下自成蹊。——袁行霈